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流氓 > 第十三章 回城,出气

第十三章 回城,出气

推荐阅读: 祖源之争让你先跑40米斗罗之青玉流抗日之打鬼子我一枪一个从神级选择开始的特种兵我有修行吉祥物六零娇妻有空间医色撩香:六零娇妻有空间重生六零美好生活长安四象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开着货柜车,回到北海市我们住的酒店。肥哥摸摸头:“这下不急了,住一天,下午去装正规货,明天大清早回去。”

    我们当然没异议,半夜莫名其妙的开了辆车回来,马上就走,当地的条子不跟着我们抓现行才怪。

    好好补了个瞌睡,两个小把子就直接睡货柜车的驾驶室了。下午,我们一溜烟3辆面包,一辆货柜车去提货。赫,好大的仓库。肥哥递单子,然后就提货。这批电子产品是我们提早就定下存这里的。

    我和长脸坐在面包车里,小声说着:“他妈的,这就叫丢小钱保大钱呢。这批货,我估计到不了公司,半路就得牺牲了。”呼,几个烟圈吐了出来。

    一夜无话,大清早,一辆面包前面2公里探路,上面是2个小把子,货柜车上是我们自己人开车,也是两个人。我,肥哥,长脸3个带着剩下6个人开了两部面包跟在后面1公里左右。

    一路上还比较风平浪静的。高速公路交费站也不会查货物的。没什么事情就离城只差200公里的地头了。

    妈的,要死不死现在来事情。货柜车的小把子call肥哥,有人劫道。两辆面包飞快的跑了过去。我们下车一看,妈的,20几个当地流氓的样子。长脸低低的问我:“操他妈的,不是在打击车匪路霸么?怎么现在还劫道的人这么多?”那群家伙很嚣张,直接就要开了货柜车走,边叫嚷着:“妈的,你们人跟过来,换个地方我们谈谈。”

    高速上面车不多,远远的几辆小奔驰什么的飞快的跑都来不及。妈的,不能在这里下手。我伏在肥哥耳朵边:“把前面两个小把子调回来,他们23个人,我们换个没人的地方挂了他们。最多2分钟搞定收工。”肥哥冷笑一下,拨电话叫人。

    过了4分钟,两个小把子飞车赶到,对方也不紧张,不就多了2个人?他们有23个。

    我们跟着货车,一行人走了大概5分钟,一块荒地,远远的看到高速。地头上他们还有10个人等着。一个看起来是老大的人招呼了一下手下,大咧咧的说:“兄弟,不好意思,借条财路,这车货,你老板弄50万来,我们二话不说走人。”

    肥哥嘿嘿笑起来:“给钱?我们青火从来不赎任何东西。干你娘咧,兄弟们挂了他们。”

    妈的,老子就等这话了,手一翻,腰带上的沙漠之鹰掏了出来,长脸和肥哥是科尔特9毫米,10个小把子清一色的m11微冲。对方老大一个哆嗦,狂叫起来:“老大,有话好说,误会,误会。”

    妈的,谁和你误会,老子没开枪,声响太大了,科尔特和m11的声音远远听起来和鞭炮一样,不到20秒,这群傻比全挺地上了。这下轮到我上马的,走上去,一脚一个踢破了他们的脑袋,嘴里念咕着:“**,让老子帮你们收拾干净,操。”肥哥好像有点看不下去我鞋子上的脑浆什么的,说了声:“兄弟们上去用刀子,不要留活口,快。”

    妈的,坐在车上,我脱下自己的鳄鱼皮,刚好路边有鱼塘,一家伙扔了下去,换了双运动靴。肥哥和长脸在那里阴笑:“妈的,这里的条子估计乐子大了,33个大活人,就这么挂了,还是火器打死的,估计这方圆50里地最近半年都要打黑了。”我们一车人全笑起来。长脸狠狠的一句:“妈的,他们的条子头也该滚,上面叫了这么久打击车匪路霸,妈的,居然还抢我们头上来了。”

    离城还有150公里的样子,前面就是最后一个检查站,也是最严的一个。我们本地的海关的检查站。肥哥吩咐一句:“把脸上的杀气给我弄掉,尤其小萎,妈的,脸跟个屠夫一样的,带出笑来,纯洁点,妈的,象个生意人。”*,我和长脸嘿然,又不是卖笑的妞,这么纯洁搞什么。

    检查站也就17,8个人的样子,他们的队长漫不经心的对肥哥说:“什么货,单子呢?”肥哥马上递上一包烟,陪着笑脸:“我们公司进的一批日本的显象管什么的,单子,诺,单子这里。”

    那个队长对着单子看了起码有10分钟,晃晃手,招呼手下:“扣货,你们少交了起码10万的税。”

    妈的,我跟长脸说:“不是因为太近自己的地头的,挂了这个站也不要多久。”长脸默默点头。检查站的人上来就要开车走人。肥哥马上跟上来,陪笑到:“车不能开走,我们租用的车,各位麻烦一下,把货卸了行不行?”那个队长不耐烦了:“妈的,不开车,卸货,你给钱啊?5000块卸货费,给不给。”肥哥马上一个小红包塞过去:“麻烦,麻烦,我们车是向关系户借的,一天租金也要好几千呢,麻烦了。”

    那个队长摸摸口袋,喜笑颜开,打个电话,来了20多个民工,不到30分钟,货全卸下来了。检查站的文书开了张单子:“这个是你们货的收据,补齐了税,交了罚款,再来提货。”肥哥一副肉痛的表情,招呼我们上车走了。

    开出了1公里,所有人狂笑起来,肥哥喘着气:“妈的,就抓了我们300万的显像管,操,他们去省城找我们这个对外贸易公司去,操。要是我们车上的火器被他们查出来,他们起码可以升两级官,当然,要他们有命升才行。嘿嘿。”

    长脸问到:“那批货呢?不要了。”肥哥说:“怎么不要,起码可以赚50万,我们把单子转让给省城那边的公司,他们去提货就是。妈的,这批显像管可是日本原产,质量好的不得了。”

    轻轻松松,我们回到了公司。到了自己的秘密地下据点,卸下火器,然后把货柜车毁尸灭迹,浑身一下舒坦了。

    回到老大的办公室,老大吩咐了几句:“辛苦了,每人10万辛苦费,现在没什么事了,大家好好轻松一把。小萎,表现不错。老肥就是说你杀气太重了,妈的,杀几个小B而已,不要把自己弄的一脚脑浆什么的,用刀子就可以了。”我马上接上:“是,是,我那时候不是身上没刀子么?说鳄鱼皮的质量好,试试脚头。”

    一群大哥笑骂起来。

    刚回自己公寓洗了个澡,疯子他们就找上门来。“大哥,给你接风呢,上哪里快活去了?这么几天不见人。”我骂了句:“妈的,不该知道的不要问,规矩都不懂了?让别的大哥听到了,说我不会管教人。”一群小把子马上认错,本来就是,这种出外生意的事情,除非你自己参加了,否则没人会告诉你。万一你喝多了,一吹牛吹出去了,妈的,不麻烦了?

    猴子畏畏缩缩的说到:“老大,我小弟进去了一个。我们捞不出来。”我愣神:“妈的,谁抓我们兄弟,别的大哥呢?你们没说?”

    疯子加上一句:“妈的,叫猴子向老大求救,他妈的不肯。自己小弟做的事情也不上道,说出去也丢脸。”我兴趣来了,妈的,我们是流氓啊,怕什么丢脸。点点头一人扔了支烟,边下楼边问:“怎么则,说来听听,不管怎么样,把人先弄出来。”猴子精神来了:“不是什么大事,几个人在网吧混着玩,和服务员调着玩呢。旁边一个胖子和他们争服务员去买东西,就这么吵起来了。”疤脸接上:“他几个跑外头守那胖子,把胖子洗了一遍。那胖子有点势力,手头有点钱,就放号子里把小弟陷了一个。”疯子嘿嘿笑:“妈的,争女人,又不是争上床的女人,被关了,说出去丢人。大哥你又不在,不好意思求别的大哥帮忙捞出来。”

    我“呸”一声,敲了一下猴子脑袋:“叫你小弟出来了上了那个服务员,不然亏本了知道不知道?那胖子什么底细?”

    猴子马上汇报:“那胖子开了两家酒吧,暗地里提供点按摩什么的。和我们没生意上的交情,也不知道我们青火的来头。”我哼了声:“不要把我们看得多伟大,看看,300万人咧,我们现在扩招了才5000多个兄弟,估计全城有200万人不知道我们是哪路毛神。”

    一路闲荡走向拘留所,向门口的警卫打个招呼,直接找他们所长。

    “张所长,上次的事情还麻烦您了。这次求您点事情。”

    张所长一脸笑:“萎哥,早听说您回来了,就没见到,最近哪里逍遥呢?不麻烦,不麻烦,有什么事随便说,我们是哥们。”我挑挑眉头:“一个小弟犯事进来了,事情不大,打了个人,拿了点东西。我今天提他出去。”

    张所长愣了下:“那小子是您小弟啊?行,这就去。”

    开了拘留室的门,一眼看到猴子的小弟正在和一个家伙拳来脚往。里面空气也不怎么好,40多个人咧。旁边一圈人围着叫嚣:“打死他,打死他。”

    妈的,我向张所长摇摇头,马上,附近所有的警卫都走人了。我对疯子邪笑一声:“怎么着,今天哥们几个活动活动,敢打我们小弟?”

    疯子招呼一声,10个小把子,20个小弟一家伙扑了上去,我也不能闲着啊,我是大哥啊。猛冲上前,一脚踹得一个家伙吐血,再一拳,砸得一个瘦小干枯的烟客整个人趴地上哆嗦。再想打,妈的,没人站着让我打了。

    点点头,一群人就走了出去。和张所长打了个招呼:“有空来喝点小酒,革命小酒嘛,怎么也喝不醉。”一群人嘻笑起来。

    看看猴子的那个小弟,鼻青脸肿,问他:“战绩如何?”“打了他们10个人,妈的,车轮战和我玩,不过,萎哥,我可没给你丢面子。”看看他体形,够魁梧,问猴子:“什么外号?”猴子笑起来:“你看他上半身,够粗壮,后面看象块麻将牌,就叫他白板。”嘿,果然。

    我说了句:“小子不错,这么多人围你还打得出手。猴子,白板以后跟疯子怎么样?疯子手下就欠这样的能打的。你手下我再给你加10个小弟。”“没问题,我和疯子他们成天在一起,他小弟和我小弟没分别。”

    我狠狠的问了句:“疯子,现在我手下小弟一共多少?妈的,最近公司扩招,多了人都不知道。”疯子想了想:“老的兄弟有420人,小把子10个,新扩招,拉了100来个新手进来,都是比较能混场面的。”

    “猴子,知道那胖子的酒吧在哪里吧?疯子,调人,新手全调过来,老兄弟找200号人。疤脸,和附近的派出所的所长打个招呼,哥哥我要办事。白板,准备好手脚准备砸人。妈的,陷我小弟,他妈的不想混了。”一群小把子欢呼着开始找人,带路,打招呼。

    把白板留在了酒吧外面,带着5个小把子,20个小弟,身上都带了一尺长的小砍刀,我带队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红色地狱”,妈的,名字起得有个性,老子今天让你名副其实。

    塞了张老人头在进门的小姐的胸罩里,顺手摸了把,手指头弹弹她的脸蛋,问了句:“美女,晚上有空么?陪我做做运动。”那小妞挺嫩,红着脸不敢接声。我兴趣来了,飞个眼色给疯子他们,继续对小妞说:“那说好了,等哥哥我舒服够了,来接你?”不等她回答,带人走了进去。

    场子够大,500来平方米的样子,我们26个人找了几个小小的环绕式的半包房坐下了,疯子叫嚷起来:“啤酒妹,上蓝带,我们老板要百威,一人一打,快点,妈的,昨天晚上被人操太久了,这么慢。”

    我问猴子:“谁罩这个场子?”妈的,如果是我们公司罩的,不可能不知道我们青火的名头。猴子说:“胖子自己找的10几个打手,都是没后台的,也就应付一下喝醉的,不付帐的这样小场面。”疤脸接了句:“他娘的,这个场子居然还从来不交保护费。”我有点吃惊,不交保护费的场子,第一次听说。疤脸接上:“我们公司的地盘在半条街外开始,也就占了四分之三的城区,这边的几个小公司不敢离我们地皮太近,自己主动退了半条街,所以这条街区没人罩。”

    原来如此,还是我们公司的名头保了这片平安嘛。我笑着说:“这说明我们泽被乡里,看看,他们受了我们好处还陷我们小弟。我们不出气,能行吗?”一群小把子点头称是。

    “哇塞”,我吹了一个长长的口哨。妈的,啤酒妹挺靓,穿着也够火辣,上半身是紧身的小背心,明显没戴乳罩,下面是热裤,有没有内裤就等我来证实一下了。

    色狼死盯着两个啤酒妹的胸部,不停的和白傻商讨这个小妹妹的胸部尺寸是B呢还是D。其实白傻不傻,他是我手下小把子里面难得的一个头脑还比较清楚的,问题是总是不喜欢说话,打起来和疯子差不多,所以干脆叫他白傻了。

    我一手搂过最靓的那个小妞,拧了一下她屁股,我*,没内裤咧。我邪笑起来:“小妞儿,就这里和大哥玩玩36招怎么样?”小妞儿明显非常非常害怕,妈的,老子明显是个帅哥,这么怕干什么?挣开了我的手,小妞儿远远的跑了。

    色狼笑起来:“老大,我这个外号免费送您,比起您来,我们几个才象萎了。”我嘿嘿笑:“大家喝酒,喝酒,等下办完了事情,我们再去比比看谁萎。”“嘿嘿嘿”…

    每人喝了半打啤酒,看着台上疯狂扭动的美女DJ,我估计外面的小弟等得也差不多没耐心了。我对疯子撇撇头。疯子马上拎了个酒瓶子跑到台上去,一瓶子啤酒劈头倒在那个DJ妹妹得身上,我*,紧身的上衣一蘸水,全透明,几乎等于没穿了。整个场子的男人都尖叫起来:“好啊,再来一个。”那个DJ马上蹲了下去。疯子不罢休,拎起她的长头发,一手抓在她的胸部拼命的扭着,美女尖叫,下面的顾客也全闹起来。

    10几个汉子围向台子,妈的,不怕你们不出手,就等你出来呢。一个家伙扑上去,一拳打疯子背上。疯子顺势滚下台子,咆哮起来:“妈的,打你祖宗,兄弟们上。”20个小弟马上抽出砍刀围了上去,我和4个小把子晃悠悠的站起来,准备看热闹。

    妈的,见过扔一个炸弹进鸡窝是什么反应?现在的场子里,人马乱窜,顾客全跑了。外面的小弟也冲了50来个进来。一个白胖子跑了出来,连声惊问:“怎么了,怎么了。”看到我几个站在旁边,明显是带头的,马上跑上来陪笑脸:“大哥,哪里得罪了,小弟这里赔礼了。明天,就明天,我摆10桌酒席赔罪。怎么样?不满意,您再提条件。”白板冲上来,一酒瓶子开他脑袋上,破口骂到:“操你娘,把老子陷号子里关了4天,妈的,赔罪,你陪得起么?见我们大哥也不恭敬点,跪下。”

    白胖子马上明白什么事情了,“扑通”一下跪了下来,连声对白板说:“这位兄弟,那天是我错,我不该。”不理会头上的血正慢慢的流下来,转过身子对我陪笑:“大哥,您摆个条件出来。我绝对接受,绝对接受。”

    我慢慢坐下来,瞪了一会,问:“胖子,贵姓啊?”白胖子抹了把血,点头哈腰:“免贵,免贵,小姓朱,朱,嘿嘿。”

    流氓也是有规则的,本来想砸了他的场子,伸手不打笑面人,何况,砸了场子,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我抬下头:“朱老板,站起来吧。明天,不要你摆10桌,你摆两桌上好的酒席给我这个兄弟驱霉气。这个条件优厚吧?”朱胖子马上点头:“是,是,是。我没意见。”我接着问:“你请这么多打手,一个月开销不少吧?”朱胖子小心的低声回答:“不少,一个月起码8万块,还要包他们吃喝。”

    我点点头:“你一个月,两个酒吧收入多少?”“不多,不多,纯收入大概50万左右。”

    我笑起来:“这样吧,你的场子交我们公司给你罩着,一个月不要多,10万,你钱直接交给我,我保证没人能在你这里闹事。嗯?”朱胖子考虑半天,最后抬头:“可是那个,我那些人怎么办?”

    我马上对着场子里的10来个打手说:“兄弟,听说过青火吧?怎么的,我们现在开始罩这个场子。你们乐意呢,以后就是我小弟。不乐意呢,今天你们晚上只好睡山沟,以后也别起来了。”10来个打手二话不说,3个响头磕下来:“大哥,以后我们就跟你了。”

    我得意的看看朱胖子:“这不就ok了?放心,交我们罩,费用不高,安全绝对没问题,嗯?”朱胖子马上笑起来:“是是是,大哥,我绝对放心。”

    懒得理会朱胖子的马屁,招呼一声:“兄弟们走路了。”70多个小弟走了出去,外面大群人马也散了。带了10个小把子出门,顺手拉过了在门后面发呆的迎客的那个小妞,对朱胖子说了句:“这小妞借我玩两天。”

    随后,摸着小姑娘的脸蛋,我笑嘻嘻的说:“妹妹,哥哥不是来接你了么?走,陪哥哥带人吃夜宵先…”D408021{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