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流氓 > 第八章 青楼风波

第八章 青楼风波

推荐阅读: 万古至尊噬天狂尊都市神级超人猎魔优等生重生之绝代仙尊秦少请指教倒霉王妃福运来总有大佬对我虎视眈眈王与妖妻重生1997黄金时代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庆祝神州五号射成功……

    大家一起庆祝吧……

    **********************************

    圣历一万三千九十五年四月三日

    神仁皇飞简急招所有的王子入宫陪同他听玉蟾丹士讲解天道至理加上各色仪式等等起码需要三天的时间我们也难得的得到了三天的假期。

    三青自己带了酒吵吵闹闹的去郊外踏青游玩去了。云鹤仙子不知所踪于是乎和我关系日益紧密的冰道长火大师凌风七剑以及破天三掌就聚集到了我的住处。

    火大师摸摸胸脯说:“最近心里都痒腻腻的好想找个妞火。”

    我淫笑着说:“不是给你配置了两个小美人么?怎么还没泻火够啊?”

    火大师无奈的说:“她们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就是不够风骚。玩起来没劲啊。”除了冰道长对于女色不是很重意外三掌七剑都是欲海里面打滚的主儿闻言一起淫笑起来纷纷嚷嚷的说自己的小丫头玩起来也没有味道。

    我嘿嘿笑着说:“好啊这样今天我们去圣京最大的怜卿阁去逍遥一把如何?我是头领就我做东了。”冰道长也来了兴趣:“怜卿阁的姑娘各个艳名四播如果能见识一下倒也不虚此行。”

    呼啸声中我们叫下人备马带了随身的家伙趾高气扬的奔向位于南城有所谓万花大街美称上的怜卿阁。顾名思义所谓的万花大街无非就是街上太多太多莺莺燕燕而已。

    我们在怜卿阁门口下了马。

    13匹来自西北荒漠的高头大马我们随身佩戴的镶金嵌玉的兵器华贵的或紫或白的紧身锦袍让门口的老鸨眼睛一亮浪笑声中迎了过来一把挽住我的手连声招呼说:“大爷好久没来了姑娘们都想死你了。喂你们这群死人还不快点帮大爷们收拾马匹。”旁边一堆龟奴飞快的跑了上来。

    火大师哈哈大笑一人扔了一锭小元宝老鸨的眼睛更加亮了起来几乎就贴我身上了偏偏又要和火大师眉来眼去的勾手搭脚我都替她累得慌。

    一群姿色上等的年轻女子围了上来把我们拥进了大堂拥上了二楼拥进了一间可以看到整个怜卿阁格局的包房里面。

    三掌七剑火大师已经憋不住了坐在小小的软香藤椅上拉过了身边的小妞就开始胡乱摸弄起来。

    老鸨差不多就摊进了我的怀里虽然她还有十分姿色不过年龄肯定比我大而我对于年龄过大的女人可是没有兴趣的。顺手掏出了一颗龙眼大小的珍珠笑嘻嘻的放在桌子上一下子就勾引住了所有现场女人的眼神。

    我得意的说:“这位妈妈能否请最红的几位小姐过来让我们见识一下?”老鸨有点难色的说:“这个她们现在都在陪客能否稍等一下?”

    火大师火气直冒拍了一下桌子骂到:“我们就不是客人么?还是我们的银子宝贝是假的?”

    火大师旁边的一个大概十八岁的小妞腻笑着:“哎哟这位大师何必生气我们陪你不是一样的么?”顺着火大师的腰带就摸了进去摸得火大师浑身一个机灵火气全消了。我还没有说话那个妞要死不死的一手把火大师的腰牌带了出来‘当’的一声摔在地板上。

    那是大龙头吞口麒麟垫脚虚刻了烈日山河地理图案中间一个小小的‘宁’字周围镶嵌了一圈细碎的红宝石的金牌代表了我们的身份金牌周着又有两条金龙缠绕代表我们不仅仅是宁王的私人护卫更加是在皇宫大内标注了姓名的天朝有官位的皇家护卫。

    老鸨和周围的姑娘们脸色全部变了老鸨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如同调了蜜的一般腻声说道:”哎哟原来是几位……嘿嘿马上我马上去看看我们几位乖女儿是否有空。唉对了今天还有一个清官人要开苞规矩是谁的出价高谁就摘红挂彩的几位要是有兴趣何不试试?”身子有点抖的飞快的出去了。

    火大师大大咧咧的拾起了地上的金牌揣进了怀里周围的那些小妞更加是屈意奉承我们。没等什么时间山珍海味飞快的堆满了桌子三掌七剑火大师以及我和冰道长在这些美美的小妞的伺候下大吃大喝起来。

    大概也就干掉了三四杯酒的时间三个温温柔柔柔柔弱弱面容轻轻淡淡身上香气袅袅走路斯斯文文彷佛微风荡柳一般的小妞跟着老鸨进来了。

    火大师已经看呆了眼睛张着大口问:“这个就是全圣京有名的青雅灵三位姑娘了吧?”我点点头果然不愧是当今圣京花名榜上排名第五第六第七三位的姑娘。至于第一到第四位的那几个她们的靠山我们现在还惹不起也不可能见到她们的。

    ‘滋’的一声干掉了一杯酒我暗暗誓总有一天圣京最好的姑娘要被我压在身体下面拼命的玩弄才行总有一天我会做到的。它又出了咆哮心头杀意渐起。冷冷的随便拉过一个小妞撕光了她的上衣在她胸脯上又咬又亲起来赢来了周围这群色棍的连声欢呼。

    三个极品妞静静的陪坐在旁边和三掌七剑他们对饮了几杯。我们也知道规矩除非送上足够的缠头费用否则这些妞的小指头都碰不到一根。费用也不高不过白银万两就可**一度而已。

    火大师凑了过来:“头领啊今天晚上我非好好的操她们中间的一个不可。嘿嘿……”我淫笑着点头我也正有这个意思。宁王给我每个月万两白银的开销另外还有不少外快可以收入现在行囊颇丰这些小妞的缠头费用还是给得起的。

    拉过了老鸨塞了三张银票给她冰道长也在旁边拈须微笑老鸨嘻嘻笑起来轻轻的把三个妞往我们身上一推三个妞也马上变了眼色和我们肆意调笑起来……老鸨爱钱胡说八道这些妞儿难道就不爱钱了?三掌七剑看得流了口水我耸耸肩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极品妞就这么三个我可不想和他们一起享用。

    就这个时候下面一阵闹腾我怀里的青儿娇声说:“这位爷您看下面就是今天竞价的清官人名字叫做柔儿。”果然是个温柔可人的妙人儿在下面俏生生的站在一个两尺高的红木台子上。

    老鸨道过了开场白马上就是**裸的皮肉交易了。一群眼睛红的豪客已经把开苞费用炒上了十二万两。

    等价码提升到二十万两的时候青儿有点嫉妒的说:“我那时候才十九万柔儿可是有福了。”也是青楼的规矩开苞费用越高后来的面子越大。就是不知道哪些冤大头弄了别人一辈子都还赚不回来的大把的银子就仅仅求那一针见红的快感而已。

    一个面容苍白三角眼薄嘴唇的青年得意洋洋的叫嚷:“本公子出价二十二万两。还有谁和本公子抢这个妞的?”一阵安静青儿低低的说:“他是当场右丞相蔡丞相的公子倒是经常来这里找姐妹们聊天喝酒的。”嗯你老子一个官就可以收入白银百万当然你不在乎这点钱了。

    突然一个清朗的声音说:“二十二万零一两。”蔡公子眼睛一翻开始加价了但是不管他加多少那个人总是加一两银子不多不少正好一两。

    火大师摸着灵儿的大腿怪笑着说:“先不说这个家伙有没有这么多钱明显是和这个蔡大公子捣乱来着。”果然蔡公子忍耐不住大声叫道:“给我打狠狠的打打死这个混蛋。”

    二十多个豪奴冲了过去旁边的客人马上飞快的窜开了仅仅留下了坐在一张漆金桌子前的那个和蔡公子捣乱的人。大概四十出头的年轻人蓄了淡淡的八字胡洗得白的青衫带了一把将近四尺的奇形长剑。

    蔡公子的家奴才没有管这个人是干什么的操起了身边的木凳或者身上拔出了匕铁棍等凶器就这样砸了下去。

    “嗤~~~~~~”的一声长长的响声淡蓝色的剑影闪过家奴们惨叫连连的退后两只手腕处一丝丝的血滴了下来我清楚的看到他们的手筋都被挑断了。凌风七剑的老大有点惊疑的说:“这个家伙的剑术修为已经到了先天剑气的境界哪里来的这么一个家伙?”凌风七剑的老三见猎心喜狂热的说:“他大概可以和我拼上千招不能放过他。”火大师却皱起眉头:“看他的剑术恐怕不好惹呢多少会有麻烦。”

    年轻人提起了入鞘的长剑慢慢的走向蔡公子淡淡的问:“还要不要打死我了?”蔡公子已经张口结舌差点就要放声求饶了。

    我突然长笑起来:“哪里来的无知匪徒胆敢冒犯蔡公子?”提身跃了下去。

    冰道长火大师三掌七剑马上跟着我轻飘飘的落在了大厅里惹来了周围嫖客以及姑娘们的一阵惊呼。

    我虚伪的对着蔡公子热咯的抱拳笑到:“蔡公子让您受惊了这种狂徒让小的们收拾他们就可以了。”蔡公子看到了我们下楼的身手马上又神气起来大声冲那个家伙喝到:“报上你的名字看小爷不抄了你的家才怪。”

    那个年轻人皱了下眉头低声说:“在下点星山凌白木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点星山?好像是个有点名气的门派不过我们在乎你的身份么?我抽出长剑使出‘破阵剑法’一剑劈了过去。

    凌白木哑然失笑轻灵的闪过了我的攻势在我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势中怡然自得的说:“在下和这位蔡公子不过开个玩笑而已兄台何必当真呢?”我已经把破阵剑法的前九招连续使出了二十多次凌白木几乎是在闭着眼睛躲避我的攻势了看得凌风七剑在旁边大是郁闷。

    我突然狞笑起来凌白木这时正和我交叉换位身体之间仅仅只有半尺的距离而且正好是我的左手边正是我最好力的机会。

    我剑法突变从夹杂了大漠风沙气势的‘破阵剑法’突变到了‘蝶飞剑法’步伐轻盈的阻拦住了凌白木的退路含光宝剑荡起了一弯春水洒出了无数的水珠儿带着宛如春阳下春水鳞鳞反光一般的剑光充斥了整个天地的流向了凌白木。

    凌白木震惊双目猛的瞪向我双足急退想退出我的剑势笼罩的范围我轻轻的踏上几步瓦解了他的努力。凌白木突然怒啸一声身形急转腾空而起但是我那已经可以挥出五成威力的‘蝶飞剑法’深深的在他小腿上划了一下。

    凌白木还没落地我已经大声命令:“七剑合一。”凌风七剑狞笑声声铺天盖地的剑影带着先天剑气的‘嗤嗤’声笼罩向了凌白木。

    惨叫声中凌白木双手双腿的经脉尽数被割断了。

    蔡公子大喜过望命令了一声:“小的们给我狠狠的打打死他。”后面十几个没有手上的家奴马上气势汹汹的围了上去活生生的打死了凌白木致命的一击是黑檀木的椅子腿在他太阳穴上的一次重击。

    围观的人群中突然有人高声狂呼:“卑鄙卑鄙。”

    我恶狠狠的望向了那里破天三掌的老大已经一掌击了过去凌空把把出口的人打飞出了三丈开外当场气绝身亡。

    周围的嫖客纷纷乱乱的走了再也不敢留在现场。

    我谄笑着迎上了蔡公子双手掏出自己的金牌嘻嘻笑着说:“蔡公子小人是宁王府的护卫统领刚好看到匪徒对公子无礼稍效绵薄之力公子受惊了。”

    蔡公子感激万分的说:“有劳有劳我身边的人都是废物要是没有兄弟们帮忙今天我这个亏是吃大了。我会记得今天的事情的。”

    我故作为难的说:“这个小人的属下打死了一个人不知道……”

    蔡公子大包大揽的说:“不用怕刑部尚书是我父亲的学生杀了个贱民有什么大不了的?小的们查一下这个家伙的底子妈的敢骂我们卑鄙?交代五城巡抚司好好的收拾他家里。”几个豪奴大声应了。

    我诡笑着说:“这个蔡公子我怕宁王殿下责怪我们多事所以这件事情千万不要传出去毕竟名声不好听。”蔡公子连连点头:“不仅你们不好听我也不好听放心没人敢说出去的。至于宁王那里我会登门道谢的。哈哈来来来我今天做东不醉不归。”

    我得意的冲着他们打了一个眼色嘿嘿轻松的搭上了蔡丞相这条线对我们好处大了去了。至于宁王那里嘿嘿他怎么和这些权贵处理关系是他的手段问题至于我们认识的权贵越多对我们的好处越大啊……

    尤其这个蔡公子年纪轻轻的就已经被封了天朝一级侯爵爵位尊荣啊……

    在我飞上自己的目标之前先弄点荣耀的位置坐坐没什么不妥吧?{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