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流氓 > 第十一章 访客

第十一章 访客

推荐阅读: 万古至尊噬天狂尊都市神级超人猎魔优等生重生之绝代仙尊秦少请指教倒霉王妃福运来总有大佬对我虎视眈眈王与妖妻重生1997黄金时代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圣历一万三千九十五年四月九日晚

    兵部张尚书带了两个随从一匹轻骑偷偷的来到了宁王府。

    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的宁王早就准备了一桌酒席静静的和我在内院的西侧花厅等待了。花厅外是巨大的荷花池塘微风过处荷叶田田轻轻随风舞动。四周有七剑九煞星守着至于三青倒是不敢叫他们来担任这种工作。

    七剑是已经死心塌地的为宁王效力了因为宁王给了他们不低于天门的丰厚收入同时还有远远出他们想象的权势就算厉残那个老狐狸有什么鬼念头起码我相信三掌七剑是可靠的了。

    三掌径直带了张尚书到了花厅我和宁王站在台阶上相迎。

    宁王远远的就呵呵笑起来:“张尚书失迎失迎见谅。”

    张尚书点点头笑起来说:“无妨我也是偷偷过来拜访一下不然落在有心人有力诶……”我们会意的笑起来。

    张尚书进了花厅就不停的盯着我看点头说:“长得就是象我第一次见你就有点犯嘀咕没想到你还真是大帅的儿子。大帅身体可好?”

    我恭恭敬敬的回答说:“父亲他一切安好现在正在一个猎村中逍遥度日倒是没有什么好挂念的。”

    张尚书瞠目结舌的问:“什什么?大帅在猎村做猎户?这这怎么可以?你你怎么现在还不把大帅接回来?”

    我苦笑说:“父亲大人的脾气张叔叔应该清楚如果他想回圣京早就回来了如果我去接他恐怕早一巴掌砸翻我了。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的身份呢。”我的一句张叔叔叫得张尚书是眉开眼笑的大嘴张开呵呵直乐。

    张尚书皱起眉头想了半天才说:“大帅的脾气……啧啧当初我不过巡哨的时候打了个盹儿屁股上就挨了两百军棍差点没打烂了我。”摇摇头很有点往事不堪回的意味。

    宁王笑起来亲自给张尚书倒了杯酒笑嘻嘻的说:“如果杨大帅当初不是这样严厉治军张尚书又何来今日的地位呢?”

    张尚书哈哈笑起来:“对对对。不过啊世侄怎么会到了宁王府上?”眼光炯炯的看着我们。

    我叹口气说:“我想一个人来圣京混个出身偏偏那一短时命乖蹇差点冻饿死在街上如果不是宁王殿下我大概已经骨头都可以打鼓了。”

    张尚书突然离位一头给宁王磕了下去。吓得我们连忙扶他起来。

    张尚书端起桌上的酒壶对着宁王拍着胸脯说:“宁王殿下救了我侄儿这条命也就是救了老张我的性命。老帐我日后就跟定了宁王了还有老魏他们如果不是我怕漏了风色一个个都跑过来了。宁王放心我们就算是用肩膀顶也要把宁王顶上皇位。”

    宁王大惊慌忙‘嘘’了一声张尚书这才觉自己似乎嗓音太大了点。

    宁王笑嘻嘻的说:“多谢张尚书美意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本王一定不会忘记张尚书的大功的。”轻轻的拍了拍张尚书的肩膀笑笑的说:“张尚书出来也有点时间了还是赶快回府吧如果被那边几位看到恐怕我们都有点……”张尚书猛的醒悟狠狠的抱了我一下笑呵呵的说:“侄儿放心去上任宁王殿下还有我们这些老家伙帮你撑腰要是巡抚司的那群王八蛋给你苦头吃我非砸出他们的蛋黄出来。”

    宁王在旁边哑然失笑张尚书这才一步一回头的告辞回去了。

    遣走了周围的人手宁王突然冷冷的对我说:“你看如何?”

    我冷兮兮的说:“这些军伍出身的人倒是一条条的热血汉子比我们现在手头上的人还要可靠多了。”

    宁王满意的点头说:“嗯就是这样。虽然你的身份漏了底子不过估计那几位兄弟也不会太过于激动……毕竟只要面子上张尚书他们和他们稍微亲密点就可以了。对我们的大局的影响还不是很大万幸啊……”

    我只是冷冷的提醒他说:“就是不知道陛下是真的偶尔漏嘴还是特意的如果是特意的那么可是值得玩味了……”

    宁王身体一抖皱着眉头苦苦的思索起来。我没有打搅他的思绪静静的站在雕花玉石栏杆前望着面前的荷花池静静的开始吐呐呼吸渐渐的进入了天人两忘的境界。

    它似乎就在心底的某个角落静静的看着我伴随着我的呼吸慢慢的蠕动着……

    飞快的把内息运转了八十一个周天只觉浑身精力充沛到了极点忍不住对着远远的天际弹出了浑然天成淡无痕迹的三指。

    似乎带点荷叶的清香如同微风一般的指力丝毫没有任何破空的声音就这样融入了微风中七丈开外一只刚好掠过的乳燕却是惊叫一声浑身炸裂成了一团血雾静静的无声无息的融进了下面的荷花池水。

    宁王站在身边惊喜的说:“恭喜恭喜看样子杨统领的功力已经突破了由后天转先天的关卡从至阳至刚逐渐转换成阴阳相生的境界了。”

    我微笑着说:“同喜同喜。小人功力加深对殿下不也是有好处么?很多不方便的事情就可以更加放心的让小人去做了。”相视一眼我们微微狞笑起来。

    突然三掌的老三在外面求见我们走了出去我站在台阶上问:“什么事情?殿下已经说了不是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搅我们的。”

    老三也是一脸诧异的说:“回殿下杨统领七殿下突然来访现在正在大殿等候。”

    宁王皱起了眉头:“信王他来干什么?嗯?”望向了我。

    我怪异的笑着说:“无非两个目的一个就是探讨消息一个就是投靠殿下仅此二种可能。”宁王冷冷的笑起来:“他投靠我么?也要看我收不收呢。”

    我冷笑着说:“就算没有什么用当个试探风头的替死鬼也是不错的殿下意下如何?”宁王不动声色的说:“走先陪我去大殿看看再说。他们有几个人?”

    老三恭敬的说:“带了六个人过来不过也就是一般的高手小人一人可以在五十招内宰光他们。”

    “嗯带路。”

    我们站在大殿的复壁里静静的偷看了一阵子。一个穿着刺金团龙白色锦袍的看起来二十七八岁丰满白嫩的青年人正在大殿里头无所事事的左右晃荡而且对大殿里头条案上的那些珠玉特别感兴趣的样子拿在手里仔细把玩根本就舍不得放手。

    宁王冷冷的挤出几个字:“没出息还是这样一个废物。”

    我轻轻的说:“如果七殿下有了出息对殿下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宁王微微一笑带了我们大步的走了出去。

    脚步声惊动了七殿下慌忙回头但是手里的那方紫金镇纸却没有放下握在手里迎了上来脸带谄笑的说:“大哥好久没见您了最近还好吧?”

    宁王有点不耐烦的说:“不去老二那里干吗来我这里?”

    七殿下脸色一僵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几乎就是点头哈腰的说:“大哥娘死的时候不是叫您好好的照顾我么?以前是兄弟我不懂事得罪的地方您就忘记了吧?现在二哥那里根本就不信我的任何话了搞得我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不是人这个这个……”

    我在旁边心里一动嗯七殿下和宁王是同母的胞兄弟在皇族里面来说关系是无论如何天生会亲近点的就看宁王怎么想了。

    宁王指着七殿下的鼻子破口骂到:“如果不是娘死的时候要父皇好好照顾你如果不是娘叫我誓一定好好的护着你你能得到信王的封号?最多和十一弟他们得个尊贵的封号吃白饭去了。”

    信王低声嘀咕:“吃白饭没什么不好哪里象现在这样提心吊胆的。”

    宁王大怒狠狠一耳光抽他的脸上信王带来的几个人脸色一变想冲上来但是看到我们身后的三掌七剑腿又缩了回去。

    信王几乎哭了出来:“大哥你以前不显山不露水的又没有什么权势我的军师说无论如何不能跟着你只好跟老二去了。这次老二赶了我出来……”

    宁王又是一个耳光:“丢人现眼的东西要不是娘我我一巴掌拍死你。”气急之下差点露了口风。

    我轻轻咳嗽一声宁王脸色一变变得冷冷的又带点笑意点点头说:“不过我们毕竟是兄弟嗯?老二不要你了无论如何我也要照顾你的。老二说了我些什么?”

    信王劲头来了摸摸手里的镇纸低声说:“老二说老六的手下没用叫他弄个厉害点的人把杨统领当场劈死的结果死的是自己的手下对着老六了半天火气。老六一气之下直接跑老大府里喝酒去了。老二就说我是您派去卧底的把我赶出来了。”

    宁王和我对视一眼回头说:“很好以后你慢慢的跟着我吧。毕竟娘的话我是要听的。以前是你自己不争气死活不肯跟我不然怎么会让外人欺负你?老二骂你?这口气我是要出的嗯。”

    信王精神起来了:“大哥现在就是你风头最劲了老二骂手下人说他们没用居然连杨龙大帅的儿子进京了都不知道消息便宜让你拣了。一下子兵部的几个老头子都全部倾向你这边了老二说要派人多抢点军权过来。”

    宁王急问:“他的计划是什么?”

    信王苦着脸说:“计划还没说先把我赶走了。”

    宁王哼了一声一手抢过他手里的紫金镇纸骂到:“还是这样这些小东西有什么稀罕的你每年的俸禄以及封地的收入都上哪里去了?还有娘死的时候以前父皇赏赐的那些东西不都是给你保管的么?眼皮怎么还是这么浅看不得东西。”

    信王喃喃到:“俸禄和封地的收入多是多但是我花费也大啊上次在点翠楼一把就输了三百万两这两年的一点积蓄全光了可是今年的俸禄要年底才下来我手头也紧迫得很啊。”

    宁王气得差点把镇纸砸他头上吼到:“点翠楼?那是老九在背后做老板的生意你去那里赌钱?不是给老九送银子么?你你你这个白痴就不会关心一下到底城子里面的势力划分么?”

    信王跳了起来:“好啊难怪一连三十五把开小老九我这就找他算帐去。”

    宁王追上一脚踢他在地上扔了张银票给他气乎乎的说:“你去找他?是不是要到父皇那里告状去?小心父皇第一个治你个行事荒唐的罪名。这里是五十万两银子省着点用到年底你那三百万我想办法给你弄回来。”

    信王喜笑颜开的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仔细的摸了半天银票笑嘻嘻的说:“还是亲大哥疼我啊老二这么久就一点银子都没给我过***。”

    宁王一手捂住了他的嘴低声怒到:“******是谁?当今皇后少在嘴里给我惹事了。”信王不服的说:“要是娘不死皇后轮得到她?呸要身材没身材小翠儿都比她漂亮多了。”

    宁王愣了半天:“小翠儿?宫里有这个人么?谁送进去的?”信王大大咧咧的说:“哦小翠儿是我在怜卿阁相好的红牌姑娘。”

    我和三掌七剑‘嗤嗤’的笑起来宁王一脸傻眼了的样子身子有点抖的说:“算了算了你今天回去不要在别人面前说刚才的那些话不然小心父皇叫人打你的板子。小翠儿你什么毛病能和天朝皇后比么?”

    突然叫住了喜滋滋的握着银票走路的信王:“七弟嗯如果收到什么风声给我说。如果老二那边叫你过去你还是过去知道么?”

    信王连连点头:“知道了大哥我就帮你做卧底去嘿嘿……”

    宁王点点头挥手让他走了出去。

    我上前几步说:“七殿下身后的人大概是他自己搜罗的。”

    宁王好奇的问:“何以见得?”

    我想了想说:“他们听到七殿下的话的时候都是好笑的表情没有人有那种突然一下惊喜抓住了把柄的表情所以不可能是别的殿下插在七殿下身边的棋子只可能是七殿下不知道从哪里自己搜罗来的。”

    宁王点头:“这点我倒是知道其中几个是在圣京落了难七弟他充大方给别人资助了一点银子那些人就留下来了。不过身手都不怎么样。”

    我点头狞笑的说:“有句话说杀鸡给猴看。”

    宁王微笑的说:“何解?”

    我耸耸肩膀:“事情到了必要的时候七殿下就是那只鸡。”

    宁王点头说:“到时候我就是那只猴子?所以必须在七弟身边多放几个放心的人?”

    我阴笑着说:“这样也可以监视七殿下是否真正的替殿下办事还是墙上草两边倒的那种。不过派进去的人不能少要里里外外都监视住了身手还要高起码不能比七剑他们低。如果能有个火大师他们那种等级的人去那就妥当了。”

    宁王想了半天点头说:“一品堂倒是有合乎条件的人选。一品堂下的凌云阁有所谓的‘三十六快剑’都是一等一的剑手是刺杀以及探察情报的绝顶角色不过单对单恐怕不是七剑的对手吧?”

    我大喜说:“就是要这样的人把他们插进七殿下府中那么七殿下接触过的人任何信息都有了可靠的报告了。不过还需要一个带头的……”

    宁王微笑说:“西南地面上有个‘九九头陀’就他吧。”

    我点头:“号称杀一个人最长杀了九十九天的九九头陀?嗯就是他据说他的谋略在江湖上也是一流的。殿下有这样的人襄助好。”

    宁王得意微笑不语我也没笨到问他为何和这样的天字一号杀星有关系的。

    我补充说:“最好宁王和信王再演一出戏公开冲突一把最好能当众给信王几个耳光最好是在其他殿下他们的势力范围内这样冲突最好最好就是其他的殿下能够马上得到这个消息。那么七殿下才算挥了作用。”

    宁王狞笑起来点点头带我向内院走去了。{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