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流氓 > 第十四章 点翠楼

第十四章 点翠楼

推荐阅读: 娱乐圈之女王在上浴血武神轮回武神逆世武神王牌嚣妻之许爱向暖绝恋之至尊运道师上神徒弟是病娇溺宠尊妃万界武神至尊武神系统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圣历一万三千九十五年五月十六日

    托词自己受伤派了一个王府的亲随去给厉残送了封说对不起的信笺说自己无能无法截住霹雳堂的人。

    这个也是事实认真要动手我不是小胡子的对手还好霹雳堂的人不敢和官方作对同时我那一指也起码消耗了小胡子三成内力不然就是我输定了。

    和宁王谈及这次事情的时候宁王想了半天把他的‘大黑天混沌神功’的心法抄了一篇给我。仔细叮嘱我背熟了马上毁掉。他的心法就是能够包容万物逐渐的融合一切异端的真气所以我可以同时修炼一种至阴至柔的心法中和我的‘惊龙气’了。

    相反的宁王自己没办法学我一样修炼别的心法因为他体内充斥了‘大黑天混沌神功’的内劲任何异种真气一进去就被同化了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我的目标定在了冰道长身上他的‘玄冰指’就是以至寒至阴至柔的‘凝天诀’推动的。我许下了大权高俸并且宁王当场赏赐了十件珍宝给他冰道长思考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咬牙把心法教给了我。

    从今天开始我每天晚上半个时辰的功课变成了两个时辰因为我要修炼‘惊龙气’还要同时修习‘大黑天混沌神功’以及‘凝天诀’。

    圣历一万三千九十五年六月二十六日

    三天前冒险一试用青梅老人的心法推动‘惊龙气’按照‘大黑天混沌神功’以及‘凝天诀’的心法行功几种心法却水乳交融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虽然内力的强度不过增加了两成但是却解决了‘惊龙气’过于阳刚和自己最好的武功‘蝶飞剑法’无法匹配的毛病。

    老头子之所以没有这样的麻烦主要是他的‘惊龙气’过于强大在他的攻势下虽然是粗糙的‘破阵剑法’也无人可以反击仅此而已。我没有这么强的内力当然没办法学他那样和人正面冲突了。

    因为我截住了静王做寿辰的戏班子让静王和宁王的矛盾更加深了一层。而静王是眼睁睁的吃下了这个哑巴亏因为有近卫军上百人作证护送戏班子的人和巡抚司的捕快起了冲突明显是一群武林人士静王不愿意也不敢公开吵闹这件事情。

    戏班子的人在静王做寿辰的那几天在宁王府演了几场里面最红的几个妞被我们几个权势最大的人轮流享用了一番随后深有面子的宁王重赏了他们一笔赶出了圣京城。

    而今天功力大成的我就是带了人去给宁王挣另外一份面子。

    圣京的主要大道都足以让十部马车并排而行中间以三行参天大树隔开成了四条道路树下还有明沟暗渠。路两边有宽敞的专供行人行走的通道。

    我带了冰火二人三掌七剑慢慢的顺着大道前行一路上我们纷纷的对着那些从遥远的西边大6冒了万险过来天朝在大道边开设了商铺的商人打着招呼。一些稀罕的玩意就是他们带来的。例如上次在宁王府里有人送过来的一只三尺长的大海螺很是珍贵。

    尤其让我心里痒痒的是这些外国商队里的小妞们一个个身体高大结实风骚透顶试着用了两个味道非常不错。

    一路慢慢的走到了点翠楼我示意了一下冰道长扔了个银锭给看门的大汉我们走了进去。

    点翠楼占地十余亩楼高十二丈。雕梁画栋点金溢彩上下人等冠冕豪华环佩清脆作响不是拥香隈玉的温柔窝却是一掷万金的销金窟。上次七殿下抱怨的输了三百万两的就是这里。

    管事的一个中年汉子脸色突变的看着我们进了楼上了楼到了最顶层的楼层。

    轻飘飘的推了五十万两的银票给旁边伺候的衣着暴露的小妞儿换了五个水晶筹码。

    冷兮兮的看了看整个顶楼仅有的二十个赌客我嘿然到:“嗯庄家摇骰子啊。怎么着?”

    二十个赌客赌骰子的只有三个人加上我和赌场的庄家五个人而已。赌客没有熟悉的官场方面的子弟但有肥头大耳怀里拉着一个可以做他孙女的小妞毛手毛脚的大商人。

    庄家扔了三个骰子进宝钟摇了一阵慢慢的放下。

    我五个筹码直接砸在了九点上面其他几个赌客冷笑起来一个胖胖的家伙嘿嘿笑到:“小哥儿不是一把就回家吧?”他们押的是大小。

    庄家手有点抖的开了一三五刚好九点。几个赌客吸了口凉气刚才那个家伙喃喃的说:“好家伙五十万马上变六百万了。”

    我每次都是五十万的筹码砸下去飞快的我的筹码变成了六千六百零五十万。

    庄家浑身抖流着冷汗的下去了换上了一个双手非常干净细腻白嫩纤长的双十年华小姑娘。我笑嘻嘻的说:“小姑娘的手好漂亮嘻嘻我就喜欢这样的手摸我。”

    全部围了上来看热闹的豪客们哈哈淫笑起来一个高大的家伙摸摸自己的小腹怪笑着说:“就是不知道摸哪里最舒服。”一群人嘿嘿淫笑不止。

    换上来的小妞面不改色的慢慢的抚弄了一阵骰子扔进了宝钟慢慢的开始摇动。

    我胸有成竹的看着她眼睛上下扫视最后停在了她高耸的胸脯慢慢的舔着舌头:“高真是高。”引来了一阵会意的淫笑。

    小妞慢慢的放下了宝钟我扔了一百万的筹码上去压向了小狞笑着说:“给你个面子给你一百万。”

    其他的客人纷纷压上了筹码。

    它又开始欢呼咆哮我已经闻到了血的味道。

    小妞慢慢的就要揭开宝钟。我眉毛一仰一剑突起斩断了她正在开宝的细腻白嫩的双手。小妞惨叫一声连退几步双目惊恐的看着自己突然失去双手正在鲜血狂涌的手腕。

    周围的豪客惊呼起来他们的保镖飞快的围了上来把自己主子护在了后面。

    三掌七剑他们也围了上来我冷冷的说:“谁都不许动也不许碰那个妞。”

    我慢慢的揭开宝钟拎起一个骰子狞笑着说:“大家请看。”慢慢的捏碎了骰子里面轻轻的滚落了一滴水银。

    我耸耸肩膀得意的说:“都说点翠楼赌得最真偏偏有庄家玩假的。大家谁去搜一个那个妞的胸口部位我保证那三个好的骰子就在她胸脯那里。”

    两个豪客忙带了六个保镖围了上去淫笑声中摸遍了已经昏了过去的妞的胸脯搜出了三个骰子。惊呼起来说:“果然出千妈的亏老子还在这里输了上百万银子。”

    点翠楼的几个管事带了四十几个打手上来了冷冷的说:“朋友们请让开这只是一个误会请先下去用点茶点我们马上收拾干净这里。”

    我把金牌扔在了桌子上:“我看谁敢清场。”

    大管事的气乎乎的走了上来:“杨统领我们的后台老板是谁你也知道吧?宁王府的人怎么到我们这里砸起场子来了?”

    我冷兮兮的说:“谁和你拉关系。诺按照道上的规矩被人现场抓住了出千的人赌场赔五十倍我压了一百万你就要赔给我五千万。否则这个官司打到皇上那里我也不怕。我也是正常的消遣陛下那里也没什么好说的。”

    大管事眼色突变连连换了几次眼色恶狠狠的盯了我几下叫人准备银票连同我刚才赢的以及赔的一亿多两银票丝毫没有折扣的交到了我的手上。

    后面的豪客一哄而散我狞声说:“不错不错九殿下的场子居然随时可以出上亿的银票真的不错看样子最近赢了不少啊。要这么多钱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哈哈大笑声中我带了人大摇大摆的走下了点翠楼。

    夜宁王府的密室我把清点好了的银票放在了宁王面前的条案上。

    宁王嘿嘿笑起来:“老九这次可就破财了。一亿两白银哼他倒是大手笔啊。”

    我微笑着说:“周围这么多赌客又被我抓住了他们出千的小辫子想不认帐都不可能。不过九殿下他要这么多银两干什么呢?他不过控制了八支近卫军的半支而已就算那些人全部穿金片做的盔甲也用不了这么多银两啊。”

    宁王低声说:“你是说……”

    我恭声回答说:“不是我说而是这些银票说九殿下肯定有需要大笔花钱的地方不然何必这么用心的赚这么多钱?”

    顿了一下看宁王正在不断点头我嘿嘿笑着说:“既然九殿下明处没有什么地方需要这么多银子那么暗地里他肯定需要大笔的开支。但是无论什么生意哪里需要这样大的本钱?莫非……”

    宁王接口慢慢的低沉的说:“莫非老九他在外面有军队。”

    我邪异的笑起来说:“就是这个道理王爷英明。不过如果是在天朝疆域之内秘营怎么说也要听到一点风声。我就是害怕九殿下的军队不在天朝而是在天朝之外。”

    宁王脸色一变:“他敢私通外国自己成军他不要命了。”

    我轻声说:“这也就是我们的估计九殿下说不定是清白的就是一点点年少无知喜欢积累财务这也是难免的。尤其九殿下的亲生母亲是当今和贵妃和贵妃的叔叔是当朝大学士和贵妃的父亲乃是太师的身份恐怕我们真的错怪九殿下了。”

    宁王长长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嘿然到:“有没有办法找到老九的账本之类的东西。”

    我低声说:“与其自己动手倒不如我们暗地收买江湖上的窃贼来作拿了东西那些人是死是活就和我们无关了。”

    宁王低声说:“老九好像没有结交什么人他哪里有这样的魄力。”

    我微笑说:“九殿下还需要结交么?他的外公叔公早就帮他准备好了还需要结交谁呢?至于九殿下身边他可是投陛下所好结交各位道长大师能人异士虽然不在身边圣京三阁九宫十三寺院里面不知道多少异人愿意为九殿下效力呢。”

    宁王面色铁青死死的盯着桌上的银票楞。

    宁王慢慢的问:“你看究竟如何处理?”

    我无奈的说:“我不知道因为我不清楚九殿下的母亲那边到底有谁是政敌呢?”

    “嘿嘿好像老九他们是跟着秦学士的。”

    “那就成了我好像听说曾大先生最反感的就是朝廷里面拉帮结派把银子乱洒孝敬人吧?而且只要殿下你先和秦学士搞好了关系九殿下还能翻天不成?就是不知道秦学士现在对殿下到底是什么态度?”

    宁王嘻嘻笑起来说:“蔡丞相有个义女花容玉貌年纪不过十六而已本王偶尔听人说秦学士有意思替我做媒人。就怕这个妃子取了回来日后不好分手就麻烦了。”

    我舔舔嘴唇阴声到:“那倒是没关系。等蔡丞相没用的时候蔡小姐肯定会郁郁而终倒是没什么影响。”

    宁王点头说:“你是说我应该娶她回来?”

    我无可无不可的说:“反正殿下就当玩了个新鲜面孔何乐而不为?”

    我们阴笑起来{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