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流氓 > 第十九章 品琴

第十九章 品琴

推荐阅读: 噬天狂尊都市神级超人猎魔优等生重生之绝代仙尊秦少请指教倒霉王妃福运来总有大佬对我虎视眈眈王与妖妻狼啸游龙天极垠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圣历一万三千九十五年六月二十六日晚

    六天前整整四百三十五名俘虏被集体关押进了巡抚司死牢四周由一千禁军三千巡抚司的士兵紧紧围住。每个俘虏都被供奉阁的那些不知道来路的老头子给封住了人身上的精力之源也就能走动一下开口说话而已稍微一跑动或者用力就气如牛喘根本没办法进行剧烈的活动。

    七名六品太医官飞赶到了城西二十里的望京镇二话不说的开始对两个倒霉的西方牧师切脉治病。而据说玉蟾丹士为了不丢面子连续闭关六天不知道在参悟些什么东西。

    而今夜我三青却是在陪宁王在小小的凝翠湖边的花厅里面品琴。

    宁王一曲《秋月江雨》弹完我们齐声赞好。

    宁王笑嘻嘻的问:“各位卿家好在何处?”

    青松秀士微笑着品了一口极品天雾山‘小青袍’慢慢的说:“宁王的琴技虽然不能说是有很高的造诣不过其中却大有可观之处。”

    宁王点头端起旁边侍女送过来的茶慢慢的喝了一口递了回去用玉盆里的天泉山泉水轻轻的洗了一下手在一块白绢上仔细的擦干这才问到:“琴棋书画等技本王唯一的遗憾就是琴之一道。不过青松先生说大有可观之处不知从何说起?千万不要恭维本王哦实话实说我们之间不用客套。”

    青松站了起来到琴台边仔细端详了一下宁王的那张琴微笑点头说:“宁王此琴以西南蛮荒出产极品软玉为架西北雪山精金为梁雪蚕丝为弦乃是不可多得的宝物。不过琴虽宝贵却比不上宁王的琴音空灵恍惚有震动四野的声势。”

    我在旁边笑声说:“宁王琴技包容大度即使一张普通木琴也能弹出天下绝美之声何况是这么一张宝琴?”

    宁王笑呵呵的站起来满满的坐到了一旁的靠椅上微笑说:“本王琴技却是被你们恭维得太高了。唉不过本王也的确只喜欢那些先天珍贵的东西木琴虽然能用不过从音色上来说却比不上这些宝贝了。”

    我连忙接口说:“看宁王琴室里如此多的珍贵古琴件件都是举世罕有之物他们也都希望能得到宁王宠爱妙手偶尔弹之哩……”

    宁王哈哈大笑着说:“本王也是今天偶尔动兴才邀请大家过来轻弹一曲平日哪有这样多时间?那些宝琴纵使我知道他们可以弹出绝世的妙音奈何本王怕不顺手割破了本王的手指就麻烦了。杨统领嗯我还是喜欢这张最熟悉最放心最得心应手的玉琴哪……”

    青松秀士连忙说:“就怕有些琴非常的适合宁王尊手奈何宁王不肯一试其奈何?”

    宁王扫了他一眼看了看我我微微点头。

    宁王背手起身在花厅里面慢慢的走了两圈。我则有点事不关己的好笑的看着三青的三对眼睛跟着宁王的脚满满的转动。

    我咳嗽一声说:“殿下就算那张琴不合手了甚至想在您手上割这么一条口子您不也可以马上砸碎了他扔进流花川么?”

    宁王凝重的说:“就怕那条口子疼得很我还是只放心一把琴。而且他割了我一条口子说不定就突然找不到了或者自己长了翅膀飞别人家去了我岂不是麻烦?”

    我狞声说:“以现在宁王的地位宁王的身份您想砸碎什么东西谁敢拦您哪……宁王大概忘记了您现在可是天朝有史以来七个进入机密处参与国事的王子之一谁敢拦您哪?”

    宁王点点头笑嘻嘻的说:“也是琴室里面那些琴啊是本王搜罗起来的本王要砸碎他谁敢拦我?嗯不过我还是希望琴自己告诉我他会乖乖的听话这一辈子就只让我来弹曲子那本王就高兴了。”

    三青连忙跪了下来恶狠狠的了一个可能是流花大6自古以来最恶毒的誓言。

    我轻轻拍掌笑嘻嘻的说:“殿下现在三把琴放在面前了您准备弹什么曲子啊?”

    宁王轻轻的一抚弄琴台上的琴弦出了悦耳的清声笑呵呵的说:“每个亲王每年可以保举五个爵位。嗯天朝二等子爵不知道这个曲子是否好听?”

    三青连忙磕头谢恩我在旁边连忙说:“这个曲子好听是好听高亢宏亮品级不凡。就可惜差了一点点的威风和气派。”

    宁王大笑:“那么就加上一点吧刑部总捕头今年一百七十二岁也该退休了既然他退了两个副手也不需要了一起退了吧。那可是统领天下二十九万九千七百二十八名捕快的三品职位够威风吧?够气派吧?嗯?”

    三青简直就是喜出望外了连连磕头。

    我呵呵笑着说:“听说‘铁翼鹰王’还结实得很哪看样子需要我去劝他退休才行。”宁王微笑点头。

    青松连忙说:“有劳杨统领了。”

    我默默点头嘿然冷笑说:“三位兄台最近最好不要喝酒也不要压着身边的美人儿不肯下来哦。就怕那边几个又出怪主意弄个比武夺位的就不好办了。”

    青松嘿然到:“这个殿下和杨统领倒是可以放心。天下除了有数的五六人六七人谁是我师兄的对手?整个圣京也不过厉残和水云先生两人而已。”宁王满意点头漫声说:“起来吧既然我用了你们就会放心大胆的用。嗯上了位置我那几个兄弟在整个天朝的那些生意和外线就靠你们把握了。”

    三青连连称是。

    我问:“‘九九头陀’和‘三十六快剑’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宁王点头说:“水云先生这事情办得很快三十七人已经全部混进了老七府里里面有十个是我直接告诉老七我送他做保镖的其他的就是暗线了。”我点头。

    青松恭恭敬敬的说:“依小人之见如果能够在满朝文武身边都安插上一个或者两个精细点的人对殿下很有好处。”

    宁王色动但是突然皱眉想了想摇摇头。

    青竹忙说:“殿下还有不知道的道理么?不过难度大了点而已。”宁王默默点头。

    我叉开话题说:“不知道明天玉蟾和那两个西方牧师交手斗法结果如何。”

    宁王猛的站起来:“说实在话我倒是不希望玉蟾赢得这么漂亮但是如果他输了又有辱国体啧唉……”

    我轻轻的说:“宁王似乎对那个老神仙不怎么喜爱呢不过如果要他受点伤什么的丢点面子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宁王摇摇头:“不好不好。玉蟾丹士虽然修为在弃官逃走的金乌丹士之下但是已经不是武功境界所能窥其一斑了。青梅老人你全力一掌可以达到什么效果?”

    青梅估量了一下:“小人自从出师以来还从来没有全力过一掌最多一次不过七成功力以七成功力来说及远指力可达四十丈外如果说威力一掌嗯……”他轻轻的走到了花厅靠湖的栏杆边恭声说:“小人就用全力一掌击在湖面上让殿下看看。”宁王点头。

    我青竹青松好奇的走近观看。

    青梅微微的运气浑身上下冒出了淡青色的肉眼可见的护身罡气一掌蓦然击出。前方十丈外湖面被猛的击了下去赫然是个直径七丈多深达十余丈的漩涡保持了足足盏茶时间。

    我们高声叫好宁王笑容满面却说到:“青梅老人功力果然不凡可惜玉蟾丹士轻轻一指可以让二十余丈高的假山腾空而起飘行百丈开外。武林人士内功再高能达到这种效果么?”

    我们吃惊的互相看了一眼死死的盯住了宁王。宁王点点头说:“我亲眼所见。”

    我皱起眉头说到:“这已经不是武功的范畴而是夺天地造化的异能了无法对付。”

    宁王狞声说:“我倒是有对付他的人选可惜可惜……嗯不是时候。”

    我连忙说:“陛下极度宠信玉蟾万一宁王出面找人对付他一旦失败宁王恐怕干系不小。不过就算他法力高深总还是血肉之躯杀一个人有时候不需要太多手段很多时候一颗小小药丸也可以达成目的的。”

    青梅青竹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色青松却不断点头。

    宁王想了半天笑起来说:“夜深了杨统领你送三位回房间吧。今天的事情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就是弹弹琴喝喝差嗯?”我们深有默契的点头。

    宁王带了两个侍女四个贴身小太监慢慢的行向内院。我送三青到了内花园门口青松嘿嘿笑着递了本小小的绢书过来恭声说:“杨统领这是本门无上心法等您练成了万万毁去万万毁去。”

    我连忙点头接过来说:“好说好说我做事你们放心绝对不会留下对贵师门不好的尾巴的。”三青笑起来三分得意七分高兴的走了。

    我在花园门口等了一下想了半天转身朝宁王寝宫走了过去。

    低声的问宁王府的太监头目陈公公说:“殿下睡了没?”

    陈公公连忙堆上笑脸说:“还没呢殿下说了杨统领过来了就请您进去面谈。”

    我目不斜视的进了宁王寝宫的小客厅一路上吓走了三个小妞儿。

    宁王穿了身贴身的绸衣笑着说:“估计你要来见了我才会回去。嗯三青给了你什么好处啊?嘿嘿换了三个子爵还有三个总捕头的位置要是给的代价太轻你不就亏了么?”

    我忙把那个绢本递了上去嘿嘿笑到:“这个是他们师门的无上心法。小的还是害怕他们万一不可靠拿什么治他们?殿下要是知道了他们的心法他们岂不是只能老老实实的听殿下的了?”

    宁王飞快的翻阅那本绢书不停的点头说:“妙妙妙果然独特。嗯三青如果肯听话给我们办事那么就是最好的三个助手。如果不听话嘿嘿青梅自己说天下不过几个人能胜过他可惜他没想到圣京这么多奇人异士他那点功力嘿嘿……嗯果然妙也不知道他们门派叫做什么。”

    我忙说:“他们的师门很古怪向来就是一代三人只有一个人有资格收徒弟他们这一代能收徒弟的就是青松可是青松自己才多大?所以现在他们师门人也不多就三青和他们师父一共四个人。如果我们杀了三青他们师门也没办法出头的。”

    宁王点点头合上绢书闭目默背了一番然后又揭开飞快的看了一遍随后又背了一次。再次揭开不过就是翻了几个地方看完后递给了我。

    我笑呵呵的说:“也不知道我练这门心法要多久才有成效。”

    宁王沉思了一下点头说:“这门心法入门难入门后度却是极快不过你已经练过他们的所谓阴阳分脉的部分却是容易多了。你内功底子很是不错内力也算很深厚了大概三个月内必定可以看到成效。唯独你最近似乎经常杀气过剩?”

    它猛的一抬头我的杀机猛的被挑拨了起来。连忙点头压制住了。

    宁王嗯了一声说:“你父亲当初做统军元帅的时候每次几乎都没有俘虏嘿嘿看了你的表现我才知道可能和你们家传的内功有关过于阳刚只能借阴柔之气化解。”

    我苦恼的说:“可是我已经在练冰道长的内功心法了应该可以化解得掉吧?”

    宁王怪笑起来说:“那点时日能化解多少?最好最好你多找几个小妞儿泄一下这样对你的内功进度也有好处。实在不行了哼巡抚司大牢这么多犯人你就找几个出把火气也行。反正巡抚司刑部圣京府三个衙门的大牢进去的多出来的少也不会有人追查。哈哈你们自己就是追查的人谁敢管啊?”

    我狞笑出声淫笑起来说:“那么殿下小人告退了小人去增加内力修为去了。”慢慢的退后。宁王也是怪笑起来慢慢的走了进去。

    月在中天月光清冷我哼了一声径直腾空而起掠向自己的精舍路上无数侍卫不过看到是我一声不吭的继续巡逻去了。

    明天看看玉蟾能否战胜西方的所谓的牧师。再看看宁王为何单单对玉蟾很有点不好的念头呢?{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