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卡徒 > 第七十节 秘密武器

第七十节 秘密武器

推荐阅读: 我有亿万神话基因炮灰嫁给了她的谢先生屠魔工业贞观女相快穿NPC之男神总被我攻略重生医妻超大牌我有系统不可能这么菜夫人说的都对他们都有金手指香港1968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第二天,两人便离开了这家饭店。而俩人的面貌再一次发生了变化,陈暮已经要开始适应他的新角色,姚克。魔鬼女依然是他的妹妹,姚柔。

    魔鬼女实在太厉害了,她手上的钱似乎无穷无尽。比如他们现在所住别墅,每个月的租金便高达十万欧迪。这里面配套设备极为齐全,就连专业的卡修训练室都有。

    卡修训练室里,陈暮赤膊上身,上半身挂满汗珠,大口喘着气。如今他的肌肉是性感的古铜色,这其中,当然魔鬼女提供的果子发挥了一些作用,他真正的肌肉并不是这种色泽。

    经过这些天的强化训练,他的气质发生了强烈的变化。

    他的眼神比以前更为锐利,动作矫健,举止间充满了力量。哪里还见得到半点以前的文弱气质。

    “继续。”魔鬼女的声音冰冷。她如今已经能够非常说一口极为流利的联邦语,她甚至还能够阅读连陈暮都觉得复杂的历史传记。

    陈暮神色没有变化,他不停地在地上翻滚。咋一眼看过去,只觉得他狼狈而且不雅。但是倘若是懂行的,便能明白他现在所做的动作是多么合理。

    就地一滚,在闪躲之中,是使用最多,也是最有效的技巧之一。但是这看似平常的一滚之中,却蕴含着大量的技巧。比如如何减小自己的打击面,高速奔跑中就地一滚该如何消去惯性对自己身体的伤害,如何利用腰腹的力量来让自己的动作更为敏捷等等。

    “停。”魔鬼女神色平静地喊。

    陈暮气喘吁吁地站起来,没有说话,只顾着调节自己的呼吸。他脸上身上全是灰土,看上去狼狈不已。自始至终,他没有怨言,不管怎么样,起码现在自己还活着。他知道现在的训练可以帮助自己在危险中存活下来,所以他不仅从不偷懒,而且常常加练。

    既然没有选择,那想办法努力活下去才是他需要考虑的。这次的任务一定很危险,他已经有了这个思想觉悟。他不明白星院到底是为什么会来这里,也不明白魔鬼女为什么会对星院的那帮人那么感兴趣。

    但是他相信,两者之前的碰撞一定不会很友好。而自己不幸地成为魔鬼女的手下,如果稍不小心,首先遭殃的一定是自己。

    所以当魔鬼女传授他各种技巧时,他都非常努力地吸收。但是到现在为止,魔鬼女教他的都是闪躲技巧,以及如何潜藏。

    “我的杀人技巧,时间太短,你学不会。”魔鬼女很直接地对陈暮道。陈暮大口喘着气,只是在听。

    “你会的东西很少,只有脱尾梭卡,它虽然很慢,但是威力不错。”魔鬼女继续道:“你遇到了危险,首先就是要把自己隐藏起来,隐藏在黑暗中。然后再用脱尾梭卡。”

    陈暮没有说话,他把魔鬼女说的每句话牢牢记下来。到时候,它也许会救自己的小命,他还不想死。

    魔鬼女取过一个箱子,箱子里面有一根皮带,一双鞋子,一双样式怪异的拳套和护膝,还有一颗枣核大小的黑色干果。

    “皮带夹层里有三颗烟雾弹,有毒,对你也一样。它会使你手脚发软,气血翻腾,无法集中注意力,然后生长出血疹,最后死亡。如果你在一个小时内,没有喝下五百毫升的橄榄油,你也一样会死。记住,一个小时之内。”

    她平静地对陈暮道,就像在述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紧接着,她又取过那双鞋子,示意陈暮换上。

    陈暮利索地把这双鞋子换上。

    “这双鞋子底层装有弹力草。”魔鬼女示意陈暮跑动一下。

    小心地试了试脚下,陈暮以低速向前跑。呼!突然的速度令他险些失去平衡,他连忙脚下用力,哪知这下脚下传来的弹力更大!砰,陈暮一下弹了起来,眼看头就要撞到天花板,他连忙用手一撑,人又掉下来。他立即顺势一滚,消去这股力量。

    “弹力草你要熟练它。下脚要轻。”魔鬼女看了一眼狼狈的陈暮,补充了一句。

    紧接着,她拿起拳套和护膝,道:“这四件是用附壁莲制作而成。”说完,她拿起旁边的水,浇在拳套和护膝上。

    拳套和护膝便像沙漠里干枯的植物得到雨水的滋润,一下子舒展开来。黑乎乎的,每片大约比成人的巴掌略大一些。魔鬼女戴上拳套和护膝,便走向墙壁。

    紧接着,陈暮便看到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魔鬼女像一只壁虎一般,在垂直光滑的墙面上随意行动。稍稍演示了一下,魔鬼女便从墙壁上跳了下来。

    把拳套和护膝丢给陈暮,丢下一句:“这个很简单,你自己琢磨。”

    陈暮的目光落最后那枚干果上,问:“这是什么?”

    “把它含在嘴里。”魔鬼女道。

    看了一眼干果,陈暮依言把它含在嘴里。

    “咬碎它。”

    陈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把它咬碎。这枚干果的外壳非常薄,他很轻易地便咬碎了。一股咸味在他嘴里弥漫。

    忽然,嘴里一阵东西在蠕动,它们嘴里涌出来,在极短的时间,爬满了陈暮的整张脸。片刻间,他嘴里什么都没有了,而他的脸上,似乎覆盖着薄薄的一层膜状东西。只是刚才那番在嘴里蠕动的感觉,让他有些想吐。

    “这是鬼脸花的果实。”魔鬼女冷冷道,她把陈暮带到镜子面前。

    镜子里,一张带着诡异气息的脸,黑色的褶皱层层堆叠,它们铺满了陈暮的整张脸,甚至连他的脖子都包了下来。它上面分布着一些暗红色的斑点,这也让这张脸的恐怖气息更重了几分。

    陈暮的每个表情,在这张脸上,都会扭曲。比如现在,他看上去就有一股说不出的肃杀凌厉。

    “它可以反复使用,不使用的时候把它揭下来,放入浓盐水,它又会重新变回刚才的模样。”魔鬼女介绍道:“每次它出现的脸孔都不一样。它除了能给你带来伪装外,还可以起到保护作用。它能抵抗不太强烈的能量伤害,记住,只是不太强烈。”

    魔鬼女说完转身便走,头也不回丢下一句:“这几天你就熟悉这几件东西。”

    这几件东西在陈暮眼中,可谓神奇。尤其是那鬼脸花,除了在咬碎后在嘴里蠕动的感觉实在令人有些毛骨悚然外,其他的地方,实在太神奇了!陈暮不厌其烦地一次次咬碎,一次次地重新把它放入浓盐水,看它一点点缩回原状。

    事实证明,魔鬼女所说的每次鬼脸都不一样是真实的。不同的鬼脸,给人的感觉也截然不同,有的诡异阴森,有的可怖,有的带着几分邪气……

    他吃苦头最多的便是附壁莲,有时爬到一半,忽然手脚一空,整个身体只有一处还贴在墙上。于是紧接着,整个人便会吊在半空中,有时还会贴着墙壁转上两圈。至于像从五米高的地摔下来,那是经常有的事。

    相比这下,弹力草鞋似乎更容易些,陈暮只摔了五六十次大致掌握到它的诀窍。等他摔了大约七十次,已经能够比较自如地在速度间转换。他只庆幸一件事,那就是幸亏他在之前学会了就地一滚了。

    而那根皮带,陈暮除了把那三颗烟雾弹拿出,小心翼翼地观摩了一次以外,其他时间,再也没敢碰它。

    青青和王泽在校园里随意地走动。东卫学府虽然名声并不著,但是它的环境却非常出色,整个校区便有如景区。再加自从前段时间校区封闭,禁止校外的人进入后,东卫学府便可谓幽远宁静。青青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校园里散步。

    对于这两位星院的高材生,许多东卫学府的学员都认识,路上不断地有人和他们打招呼。青青恬静柔和的气息,不仅吸引了大量东卫学府的男学员的喜欢,许多女学员都非常喜欢。所以一路上,和青青打招呼的人远远超过和王泽打招呼的人。

    王泽对这样的情况并不以为意,两人轻声地交谈着。

    王泽道:“再过几天,东卫学府的新一轮招生便要开始了。”

    “招生?”青青似乎有些吃惊:“这个时候招生?”

    王泽笑着解释:“东卫学府每年招生两次,分春秋两季,现在是秋季招生。呵呵,据说,他们这次招生的门槛又提高了不少。”

    “看来我们给他们带来了不少帮助啊。”青青悠悠道。

    “这次他们收赞助费,可要收到手软。”王泽轻轻一笑:“不过混在里面的虫子估计也会有不少。最近盯着这里的眼睛比以前多了不少。”

    “随便他们吧。”青青不知想到什么,微不可闻叹息一声。

    王泽敏锐地察觉到青青的情绪上的异样,立即关切地问:“青青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们之间的关系在外人看来,自然免不了有几分亲妮,为这事,王泽便是在星院也吃了不少苦头。其实两人关系非常单纯,王泽和青青是同年进入星院,青青的年龄比起王泽要小不少,王泽也一直把她当妹妹一般照顾。

    直到后来,青青进入了内院,两人的联系才少了起来。现在青青终于成为近十年来第一位从内院走出来的学生,而王泽也成为外院学员之中的领袖,这次更是被校长委以重任。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因此而生疏,依然和以前一般无二。

    青青绽容一笑:“没有什么,只是想到,只怕东商卫城要开始乱了。”环顾四周,接着道:“这个宁静的校园,也不知道会多出多少事来。”

    “放心好了。”王泽微微一笑,充满了信心:“我对我们的实力有足够的信心,更何况,还有青青你在这呢,你可是我们的王牌。”

    “是哦,看来青青也要努力了。”青青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王泽顿时放声大笑,他没有注意到青青笑容里的那一丝苦涩。

    陈暮站在东卫学府的门前,看着他曾经路过无数次的东卫学府大门,心中却免不了感慨万分。记得当时卖能量卡给华叔的时候,自己是多么羡慕那些能够进入东卫学府学习的学员。可是现在,自己昔日的梦想似乎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但是他心中有的只是感慨,却没有半分喜悦。

    前方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呢?无数的危险吧!大气的校园门,在他的眼中,忽然变成危险密布的丛林,里面有无数凶猛的野兽,有隐藏在暗处的敌人……

    陈暮猛然间从感慨中醒了过来,心下暗自警惕,自己这是怎么了。现在如果就失去勇气的话,那自己必定死无全尸。

    定了定神,整顿了一下思维,重新恢复清冷的陈暮大步流星地走到招生处。

    “你好,这是我的赞助函。”陈暮走到校园门口负责引领学生的一位老师面前,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赞助函。魔鬼女给他制造的身份中,他是一位暴发户的儿子。后来那位暴发户突然遭遇横祸,死了,留下一笔家财给他的两个儿女。暴发户的好处是,陈暮不需要重新去学习什么礼仪,而他所做的任何粗鄙不堪的行为,人们在鄙视他之余也并不会惊讶。

    这可以给他带来很多方便。

    老师拿起他的赞助函,指着不远处的一堆人:“喏,去那边,到时候会有人领你们去的。”言语间,颇为不屑。在东卫学府,通过交纳高昂赞助费而入学的学生往往被老师,还那些成绩良好的学生的歧视。

    只有像左亭衣这类,家世既好,又能凭本身能力考入东卫学府的,才会受到所有人的尊重。

    陈暮依言走到那群人之中。随意打量了一番,这帮人个个打扮得花哨异常,穿戴极为讲究,非常新潮。而里面的女孩子个个花枝招展,大老远陈暮便闻到一股子浓重的香水味。

    六识灵敏的陈暮顿时不适地揉了揉鼻子,下意识地朝一边缩了几步。

    顿时,他便招来几道鄙视的目光。

    “哪来的土包子?”

    “谁知道,这年头,土包子多得掉渣。管他作什么?”

    “我是刚才看他在揉鼻子,嘻嘻,说不定人家还处男呢?怎么,凤,要不要去调教一下?”

    “就这土包?那还不溅老娘一身泥?”

    ……

    偏偏陈暮的听力,似乎又有进步了,这些话听得无比清楚。当下只有苦笑,竭力忍住自己再一次揉鼻子的冲动。

    这是一种痛苦,可以锻炼自己的忍耐力,陈暮在心中如此劝慰自己。

    过了大约半天,才有一位老师过来,领他们去了教室。这位老师姓冯,名叫子昂,听上去还颇为文气,不过神色间对这帮赞助生颇为不耐烦。所以一切活动都是草草了事,而这帮赞助生们哪个不是滚刀肉?当下也不理他,自顾自找乐子。

    陈暮忍不住再一次露出苦笑。他感觉到自己与周围的格格不入,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方面,他没有任何经验。

    当冯老师宣布这两天自由活动时,整个教室里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片刻间,教室里只剩下陈暮一个人,还有摇头苦笑的冯子昂。

    看到陈暮,冯子昂有些诧异。

    “老师,请问我的宿舍在哪里?”陈暮问,他都奇怪,为什么那些人根本不关心自己住哪。

    “哦。”冯子昂顿时有些手忙脚乱地翻着手上的资料,嘴里问:“你叫什么名字?”

    陈暮一看,便知道这冯子昂十有八九是刚刚做老师,便开口道:“我叫姚克。”

    “姚克……姚克,找到了!你住B3幢2单元301,你的钥匙在发给你的资料袋里。”冯老师很快便找到了。

    “谢谢。”说完陈暮便离开教室,留下一脸怔然的冯子昂。

    通过问路,陈暮很快找到了自己住处。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一个人一套房间,里面各项设备都齐全。不过很快他便释然了,虽然他不知道赞助费是多少,但想必这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的。以这帮纨绔,条件差了,他们哪里肯住。

    不过这样也好,对陈暮来说,这更方便了。小心地锁好门,扫视了四周,小小地布置了一下,这些天睡眠严重不足的他终于忍不住在黑暗的角落倒头便睡。

    便是此刻,他还记得魔鬼女的一句,在黑暗中,你才更容易活下来。{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