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卡徒 > 第七十一节 后怕

第七十一节 后怕

推荐阅读: 神级战牧背嵬绿茵此处潇潇雨快穿之冒牌系统这家古董有妖气我家夫人病好了网游之无限食诸天之无限掠夺者我是修仙世界的魔法勇士仙界流民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一觉醒来,外面已经是阳光满天。伸了个懒腰,陈暮舒服得就想呻吟。这些天,没日没夜的训练,他每天的睡眠时间不到三小时。昨天晚上是几个月以来,他睡得最舒服的一次。

    不过他飞快地洗漱完,然后开始了一天的训练。

    最先是做健体操,魔鬼女对这套健体操有着极高的评价,虽然它比较温和,在战斗的时候并无多大的用处,但是却能不断地改善人的身体。陈暮一直从未中断过对健体操的练习,以前的身体怎么样,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现在他的身体之所以有这么好,几乎全都是这套健体操的功劳。

    健体操完成后,陈暮便开始了感知锻炼。自从被魔鬼女抓到以后,他几乎都没有进行过感知训练,一方面是没有时间,另一方面,他不希望那张神秘卡片暴露在魔鬼女的面前。不过魔鬼女似乎对他身上的东西没有任何兴趣,就连脱尾梭卡,在评价了一句不错之后,连多看都不多看一眼。

    陈暮曾试探地问过一句。魔鬼女只丢下一句话:“杀人,一种方法就够了。”

    惊悸之余,他不由对魔鬼女大为佩服。他有点明白魔鬼女强大的地方,贪多不烂,道理谁都明白。可是能在好东西诱惑面前,还能一如既往地谨守自己的本心,这该是何等强大的自控能力。

    这就是一种力量。

    从那以后,他便在心中给自己定下目标,一定要活下来!无论对手是谁!

    他的训练更加有针对性,再也不像以前那般只凭兴趣。无论再辛苦,甚至艰苦,他都从不退缩!

    重拾感知训练的原因很简单,他如今只有一项攻击手段,那就是脱尾梭卡。

    它是需要感知操控的。虽然他知道就算遇到危险,他能够出手的机会也少得可怜,甚至没有。但是还是不知疲倦地练习,增加它的熟练度。因为一旦有机会的话,这是他唯一的选择。

    这些天的锻炼,特别是魔鬼女传授的一些发力技巧,令陈暮受益匪浅。结合他在简单水世界脱缠游戏中领悟的发力技巧,他进步神速。

    这次重新进入简单水世界,感觉便尤其明显。比起往日来,要轻松许多。

    他坐在简单水世界里,开始了枯燥而痛苦的感知训练。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天吃的苦头多了还是怎么回事,原本他觉得痛苦万的感知锻炼如今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感知锻炼完,已经到了中午。草草吃完午饭,他便重新投入训练中。

    房间的客厅里被他清空,无规律地摆放数十件饮料瓶。他并没有使用那些专业训练用的标杆,为的就是不引人注意。

    魔鬼女曾说过,露马脚的永远是细节。

    高速的奔跑,忽然转向,侧滚,急转层出不穷,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他的身形灵活得像只猴子,只是偶尔表现出的惊人爆发力,总会让人联想到矫健的猎豹。

    时间不多啊!如果自己能训练个一年半载再被卷入这件事,该多好啊!

    当然,这个无聊的念头只是想想罢了。而且陈暮发现,他现在脑子里,出现这种念头的次数越来越少。看来,自己似乎已经开始习惯了这种生活了,陈暮心下苦笑。

    只是,不知道雷子怎么样了。算了一下时间,维可的开幕式再过两周就要开始了,也不知道他准备得怎么样。

    忽然,陈暮免不了再次苦笑,雷子是生是死,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还关心什么开幕式。只希望他能平安就好,他心中长叹了一口气。

    使劲地晃了晃脑袋,把所有杂念抛之脑后,他的目光重新恢复坚定,所有的心神都汇集在眼前的训练上。

    左天霖皱起眉头:“怎么?还没找到?”他有些不悦地看着明辉,声音冰冷:“是不是太久没见刀子了,都生锈了?”

    明辉无奈地苦笑:“我们已经找遍了坡林顿小镇所有地方,下水道我们也搜索了三遍,根据线索,我们判断他已经进入野外。我们对坡林顿小镇野外三百公里进行了拉网式搜索,还是不见他踪影。意外的是,我们在野外却有了其他方面的发现。”

    左天霖知道明辉从来不说废话,他既然说意外的发现,那一定是有价值的东西,不由放缓脸色:“什么发现?”

    “我们发现了大约十二具死尸。”明辉看了一眼左天霖,继续道:“他们的死法很怪异,我们没有在他们身上找到伤口。从带回来的三具尸体,我们却发现,虽然外表看起来完好无损,但他们的内脏已经完全被破坏殆尽。他们的身份已经查明,他们都是自由卡修。”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左天霖沉吟道。

    “这些卡修的死亡时间和陈暮进入野外的时间非常吻合,而且,他们的死亡地点离坡林顿小镇非常接近。我们还在他们死亡附近区域,找到了陈暮的衣物布条,由此可见,他们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明辉眼中闪动着智慧的光芒。

    “陈暮杀死了他们?”左天霖对这个推断有些不信。

    明辉摇头:“以陈暮的实力,无法杀死这些卡修。而且这些卡修身上并没有像余信那样的洞穿性伤痕。不仅如此,这些卡修的死法非常诡异,我们没有任何相关线索。很显然,这另有人所为。”

    “什么人?”

    “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而且从现场来看,并没有发现陈暮的尸体,我推测,他很有可能被这位杀死十二名卡修的高手带走。”明辉平静道。

    如果陈暮知道有人能够没有亲眼所见,却能推测得如此准确,他一定会佩服得五体投地。

    “被高手带走?”左天霖冷笑道:“我们的小天才遇到福星了,看来,他对的我们的威胁也又提高了。”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是这样的。”明辉不知趣地赞同了一句。

    “你说,怎么办?”左天霖略带不满看向明辉。

    明辉想了想道:“虽然他是一名天才,但他只是一个人。他有可能对我们构成威胁,但是那是几年以后,甚至十几年以后。而我们眼前,却面临着一个更大的机遇。我想,我们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这上面。”

    明辉的话让左天霖再一次陷入思考,大约过了一两分钟,他便点头:“你说得不错!我们的确有些因小失大了。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星院那边有什么动静?”

    “情况有些复杂。最近进入东商卫城的卡修很多,而且实力都非常雄厚。他们似乎也听到一些风声了。”明辉的话里带着几分忧虑,这在他身上非常少见。他顿了一下,继续道:“星院的第二批人终于来,这次来的全是高手,有几人的资料已经查明,是内院高手。看来谣言并不是空穴来风。”

    “东商卫城要乱了。”左天霖喃喃道,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担心和忧虑。这对于左家来说,固然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但稍有不慎,只怕左家会被辗得粉碎。

    陈暮漫步在校园里,高密度的训练必然会导致身体负荷增大,如果一味地训练下去,铁人也会吃不消。他现在便在放松自己的肌肉。

    缓慢放松地走着,他仔细地感受着肌肉里的酸涨。

    想要对你的身体控制更加随心所欲,便要对你的身体更加了解。这是魔鬼女曾经说过的一句话,魔鬼女的每句话,陈暮几乎都牢记于心,因为魔鬼女从来不说废话,她每句,都必定是有用处的。

    忽然,不远处两个女孩之间的谈话飘进他的耳朵里。

    “青青姐姐,你看过《邂逅》吗?”一个甜甜的女孩声,这个女孩穿着奶白色的仿古连衣裙,层层褶皱再加上淡紫色的花边,就像一位小公主。而这小女孩一脸娇憨,煞是惹人痛爱。她便是左亭衣的妹妹左棠。

    青青显然也很喜欢左棠,轻笑温言问道:“棠棠说的是《邂逅》是什么?”

    “卡影啊!很好看的卡影!青青姐姐,你一定要看看!现在我们这里买不到了,上次被哥哥弄坏了一套,幸亏他后又赔了我一套。”左棠挽着青青的手臂,她想起上次的事情,不禁嘟起小嘴抱怨道:“还说做什么研究,卡影有什么好研究。哥哥最笨了!”

    青青心下却一动:“难道你哥哥也喜欢看卡影?看起来不像啊。”

    “他哪里会喜欢卡影?天天就知道一头钻进他的制卡室,从小就不陪我玩。说起来也奇怪呢,这套卡影整个学校都没有人能够破解出来。”左棠想起那次破解行动,立即有些兴奋。

    “呵呵,真的有那么厉害吗?”看到左棠天真可爱的模样,青青忍不住有些宠溺地摸了摸她金花色的小脑袋。

    “真的真的!他们弄坏了好多仪器,还是没破解出来。就连我哥哥都没有成功!”左棠生怕青青不相信。

    “连你哥哥也破解不了吗?”青青这下来了几分兴趣。几日相处下来,青青已经知道左亭衣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年轻制卡师。虽然他的实力在星院并不算什么,但比起普通的制卡师,还是要高出许多。

    连他也破解不了的卡影,青青自然来了几分兴趣。

    “是啊,哥哥不仅把我的那套卡影弄坏了,还损坏了好几台仪器。哥哥那几天的心情都不好。”左棠想到这里,又有些心痛哥哥:“也不知道谁做的卡影,做这么复杂干什么!”她接着学校里关于《邂逅》破解的那件事说了一遍。

    “棠棠手上还有《邂逅》吗?”青青饶有兴趣地问。

    “嘻嘻,青青姐姐也想看,好啊好啊,我这就去拿去。”左棠觉得自己喜欢的东西能和青青姐姐一起分享,很是开心。

    不远处的陈暮额头不禁冒出冷汗。左棠也许听不出那位名叫青青的女子话里的意思,陈暮又怎么会听不出来?

    他很清楚《邂逅》上面有什么能够吸引到这些人的注意。筹的结构!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制作的卡影在东卫学府曾经掀起一场怎样的风波。他忽然间想到,倘若自己没有被追杀,没有遇到魔鬼女,那自己现在的情形只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这些人,如果想查自己的话,那还不轻而易举的事么?而且他们可不像魔鬼女,自己手上的那张神秘卡对他们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怀壁其罪,自己的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

    好在自己已经换了了一个身份。忽然间,陈暮感到自己很幸运。无论自己之前遇到了什么危险,起码现在自己还活着。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自己很有可能已经死了。

    青青忽然回过头,温和的目光注视着身后的陈暮:“同学,你有哪不舒服吗?”

    从外表看,陈暮现在的情况并不好,额头全是汗水,脸色非常难看。

    “呀,你是不是生病了?”左棠看到陈暮的脸色,顿时大吃一惊。

    陈暮勉强道:“昨晚没睡好,可能有些着凉,刚刚又吹了些风,胸口有些不舒服。”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两名女子是谁。虽然他也听到两人的称呼,但是青青和棠棠这两个在他看来很平常称呼,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他只以为是两位普通同学,所以神色倒是坦然。如果他知道,眼前这位便是魔鬼女的目标,星院的学生,他只怕无法保持眼下的镇定。

    青青略带关切地问:“需要我们送你去医务室吗?”她关心和语气无一不是恰到好处,既不过份地熟络,保持一定的距离,而又带着一些关心,让人感觉很舒心。

    陈暮感激谢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喝些热水就好了。”

    告别两人,直到走到自己的住处,回味两位女孩间的对话,陈暮才猛然惊觉!听刚才两人间的对话,那位青青对那位棠棠所说的什么破解行动都很陌生,显然不是东卫学府的学员。这个时候,不是东卫学府学员而又能在学校里的,那只有星院的交流生,还是刚刚被招进来的新生。那位青青神态举止绝不像新生,那她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星院的交流生!

    陈暮的后背刹那间被冷汗浸透,由于星院第二批交流前几天才到,所以魔鬼女给他的资料中并不包括他们的名单。

    这时他想起青青毫无征兆的回头,她一定想发现了什么,或者感觉到什么!是自己的心跳,还是呼吸变化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自己居然离星院的学生这么近地接触,陈暮感觉自己的心跳砰砰地直跳,心下一阵后怕!

    而青青所表现出来的惊人敏感,更是让他暗自心惊。和她相比,自己已经提升了许多的六识,可以算得上迟钝了。

    星院的学生,果然可怕!

    青青回到交流生宿舍,见王泽等人,正在商议什么,便笑道:“你们在讨论什么呢?”众人见青青回来,纷纷停止讨论。

    王泽解释道:“他们在想,怎么把那些混在学生中的虫子找出来。”

    “是啊,这次招的卡修比去年多了百分之二十。而且很多家伙一看就是高手,那实力,比这里的老师都高,居然跑到这里来当学生,这不明摆着嘛。”一位星院的学生道。

    青青温和一笑,轻声道:“找到了以后怎么办?把他们都杀了吗?还是把他们都踢出东卫学府?我们也是外来者哦。”

    众人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哑然。这时他们才想起自己本不是这里的主人,顿时气馁不已。

    王泽见青青的目光转向自己,连忙举手,做无辜状:“我可没有参与讨论,不信你问尘久。”随即补充了一句:“我看他们闲着也是闲着,有件事情讨论一下,也是不错的嘛。”

    众人顿时一片大笑。

    “边云,你来看看这套卡影。”青青把从左棠那里获得的《邂逅》卡影递了过去。

    在星院里,边云的制卡能排进前三,这次他随同过来,就是为了帮助众人解决卡片方面的问题。制卡是门细腻的活,边云却长得极为粗豪,铜铃大眼,钢针般的浓密胡须,面相堪称凶恶,说起话来也是嗡声嗡气,震得人耳膜生痛。

    “卡影?青青啥时候喜欢上卡影了?”边云有些不解地接过青青手上的卡影。

    只第一眼,边云便忍不住“咦”地惊吁一声。

    PS:有推荐票的朋友还请帮方想投几张推荐票,谢谢!{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