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卡徒 > 第一百零四节 雨梭卡·Ⅱ

第一百零四节 雨梭卡·Ⅱ

推荐阅读: 我有亿万神话基因屠魔工业贞观女相快穿NPC之男神总被我攻略重生医妻超大牌我有系统不可能这么菜夫人说的都对他们都有金手指香港1968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宁鹏宁焱还有陈暮三人一起来到训练场,这个训练场编号为888,也是整幢大楼里规格最高的一间训练场,每个小时光需要支付的训练费用就高达三个贡献点。换作以前,这个高昂的价格足以让陈暮望而却步。

    “这是改进型的雨梭卡。”陈暮递上一次鲜红色的卡片。这张卡雨梭卡的看上去炫酷十足,卡片表面布满深红而充满激情的鲜红色构纹,让它看上次就有如被一团火焰包围着。

    宁鹏接过雨梭卡。抛开他是这座基地的负责人外,他还是一位高级卡修,实力高深莫测。只见他娴熟地把雨梭卡插入度仪之中,对宁焱示意可以开始了。

    宁焱面前凭空坚立起一面彩色光幕,这是训练场的控制光幕,她熟练地在光幕上选择相应的选项。

    首先进行的,也是众人最关心的穿透力实验。

    在大约两百米处,一个球形能量罩缓缓升起,在能量罩里,有一个红色的靶子。只有击穿了能量罩,才能击中靶子。这个球形能量罩是标准的三星能量罩,一般来说,普通三星能量罩的防护力和它相当。

    宁鹏也不多言,扬手便是一梭。

    咻!突然的尖啸声把一旁的宁焱吓了一跳。一道深绿色的能量梭从宁鹏的手中激射而出,在天空中留下一道绿色的残痕。

    乒!啪!先是一声清脆的声音,紧接一声爆音。这两声相距极近,不过这三人无一不是听力出众之辈,清晰地分辨得出来。

    众人瞧得分明,能量罩里的红色靶子一下炸开了。

    宁焱面前的光幕,也把刚才那一幕缓慢回放,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那枚青梭击穿能量罩一瞬间的场景。

    宁鹏脸上难掩喜色:“不错不错!”紧接着对宁焱道:“换自由射击模式。”

    宁焱在光幕选择了自由射击模式。

    忽然无数小光球在距宁鹏大约五百米处飞过,它们就像一颗颗流星,拖曳着长长的尾巴。由于速度极快,而且飞行轨迹难以琢磨,让它们看上去古灵精怪,灵动异常。这些小光球的数目极多,纷纷杂杂一群,极难捕捉。

    陈暮在心中暗自思忖,倘若叫自己来射击,只怕命中率低得可怜。脱尾梭虽然厉害,但是射速偏慢是它极为致命一个弱点。

    他今天大开眼界,真到看到宁鹏的表演,才明白高级卡修的战斗力是何等的惊人。

    啪啪啪!

    宁鹏神情专注,手上的青梭就如雨点般倾泄而下,每一梭都会准确地击中一颗光球。在光球的前进路途中,用青梭硬生生地把它们截了下来,每颗光球一到达这片区域,便会被一枚精准无比的青梭击中,顿时化作一团碎芒。

    只见漫天的碎芒流溢,纷纷洒洒,煞是好看。

    陈暮心下骇然,这宁鹏的战力实在惊人,倘若自己与之对战,只怕没有半分胜算。他心下默算了一番,宁鹏虽然是第一次使用雨梭卡,但是射速就几乎快达到了一秒六梭的地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射击的频率也愈来愈接近一秒六梭。

    一旁的陈暮直看得心惊肉跳,这还是宁鹏第一次使用雨梭卡。倘若再让他熟悉一段时间,陈暮相信,他极有可能会突破一秒六梭的频率。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宁焱专注地的盯着自己面前的光幕,在光幕上各项数据不断跳动。越看她的表情越凝重。如果说她之前还对前方送来的那份关于雨梭卡的报告有一丝疑虑的话,那现在,她已经完全持赞同意见。

    这是一种可怕的幻卡!

    瞥了一眼一旁神色木讷的陈暮,她不禁感慨,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家伙,居然发明这样的一种恐怖的战斗卡。而此时陈暮的脸上的木讷,她不敢有任何轻视。实力证明一切。

    收回心思,她的脑海中迅速勾勒出几种使用这种卡片的方案。如果一个小队二十人,全都配备了这种卡片,那该可以形成多么密集的火力网,这足以对一小片区域进行火力覆盖。而如果一百人呢?

    宁鹏终于结束了令陈暮心惊肉跳的表演,他的表情极为满意。

    “很不错!估计我再熟悉一段时间,能够突破一秒七梭。真难想象这竟然是一张三星幻卡,陈先生,你总是能给我们带来惊喜。”

    “谢谢夸奖。”陈暮竭力使自己的神色保持平静,以掩饰心中的震撼。一秒七梭,这个射速已经超过了理论上的最高射速,难道这才是高级卡修的真正实力吗?

    按捺心中震惊,他掏出一叠雨梭卡:“这是以前那个型号的,二十张。”

    宁鹏接过卡片:“陈先生很准时,效率很高啊。我想问一下,每张雨梭卡.Ⅱ花费的时间和之前的雨梭卡相比呢?”

    “要多五分之一。”陈暮给出了一个相当确定的答案。

    “三天二十张,能够完成吗?”宁鹏的表情变得郑重起来。他很明白这种卡片,一旦能投入战斗,而且是以成规模的方式投入战斗,将会对整个战局产生何种影响。

    “好。”陈暮也没有废话。

    宁鹏表情舒缓了一些,紧接着道:“如果陈先生能缩短一天的时间,每张雨梭卡.Ⅱ我愿意多支付一百贡献点。”

    陈暮一愣,心底略一盘算,立即得知这并不是做不到。不过想了想,他还是婉拒了这个诱人的建议:“两天的时间太短了,做出的卡片很容易有很多残次品。”

    宁鹏闻言,只好遗憾道:“那就算了。质量第一。”

    陈暮回到房间,他的房间差不多成了小型的仓库,堆满了许多材料。为了节省时间,他干脆让材料自选超市把材料送到自己的房间。

    三天,二十张雨梭卡.Ⅱ陈暮可以很轻松地完成,就算是缩短一天,对他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他觉得还是小心为妙,永远不要让别人知道自己真正实力,否则自己遇到了什么危险情况,很可能因此连一点反击的余地都没有。

    活着,就是要小心。

    这段时间,他赚的贡献点已经相当多了。而且他现在可以完全免费地使用那些材料,所以基本不需要支出贡献点。他对贡献点的渴求远没有当初那么强烈,相比之下,他需要小心地给自己留一些底牌。

    至于其他的时间,他可是有着大把的事情需要做。他从来只会嫌时间不够,而不会嫌时间有多。

    宁鹏和宁焱刚刚回到办公室,还没坐定,秘书就敲开了房门。

    “他们来了。”

    宁鹏和宁焱对视一眼,宁鹏开口道:“嗯,让他们到一号会议厅。”

    俩人随即来到一号会议厅,这里早有五人在等候他们。

    这五人的年纪都不轻,年纪最小的也有四十岁左右,而大部分都是头发花白的老者。五人见俩人进来,除了最老迈的一位外,其余四人纷纷起身。

    宁鹏示意众人坐下,笑着道:“我也不多说废话了,这个时候让大家屈尊过来,自然是有事相求。”这五人并无意外之色,他们早就猜到了,把他们请来自然不是来喝茶聊天的。但是宁鹏这样开门见山直说,这些人老成精的家伙自然嗅出了里面一丝紧急的味道。

    说完宁鹏朝宁焱点头示意,宁焱把自己手上的一叠雨梭卡,发给每个人一张。

    “这是我们的一位制卡师制作出来卡片。名叫雨梭卡,属于三星级战斗幻卡。它最大的优点就是射速快,它的理论射速是一秒六梭,而如果是精通梭类的卡修,还有可能进一步提高。”宁鹏简单地介绍了一下雨梭卡。

    “一秒六梭?”这五人脸上齐齐一怔。旋即,最年轻的那位沉不住气反驳道:“不可能,三星级战斗卡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姓能?只有四级以上才有可能达到这个射速!”

    其余几人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的神情也显示出他们也不相信。

    宁鹏也不生气,只是轻轻地摸着自己的光头,一脸微笑道:“卡片在大家手上,大家可以看看。至于这个数值,我已经亲自测检过。这次找大家来,是希望大家能够仿制这款卡片。大家都是有实力的制卡师,论起品级,比起这张卡片的制作者,不知道要高多少。想来,这应该问题不大。当然,至于该付的报酬,我们自然不会亏待大家。”

    他随即做了一个大家看卡片的动作。

    这五人的目光立即重新投入到这张卡片上,他们想看看,能够达到一秒六梭的三星幻卡究竟是怎么个模样。

    “咦!”“咦!”惊吁声不时响起,众人脸上的神情迅速变得凝重起来。

    宁鹏和宁焱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那一丝担忧。

    会议室里立即安静下来,五名制卡师神情专注地的盯着手上的那张卡片,没有一个人说话。宁鹏和宁焱也不催促,而是安静地等待结果。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才有人说话。这次说话的,是年纪最大的一位,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他也这是五人之中,声名最显著的。在刚才宁鹏和宁焱两人进来时,他是唯一一位没有起身的人。他轻咳了一声,把其他四位看得入神的制卡师都惊醒了。

    见这位老者要说话,宁鹏和宁焱也不由坐直了身子。

    斟酌了一下,他缓缓开口:“这张卡片我琢磨了一下。说实话,绝大部分结构我看不懂。不过,鹏哥儿试过卡,那想来这卡片定然是没有问题。只是这张卡片里面的结构却着实和我所学有相当大的差异。看不懂归看不懂,但它的结构精细入微,结构严谨,想必这一秒六梭的射速,正是因为这些特别的结构。”

    扫了一眼众人,所有人都在听他说话。他顿了一下,才吐出一句:“老实说,这张卡片老头子我仿制不出来。”

    这话一出,整个会议室里一片死寂。以这位老者的身份地位,他亲口说自己仿制不出某张卡片,这句话的份量,可就有些重了。

    宁鹏宁焱面面相觑,两人一片骇然。眼下他们需要大量雨梭卡,陈暮制作速度虽快,但是还是远远不能满足他们的的需要,所以他们才动了找人仿制的心思。在他们想来,陈暮的实力固然不错,但是整个基地制卡高手无数,有能力仿制的制卡数,应该还是有不少的。

    也许他们仿制的雨梭卡达不到陈暮的水平,但是对他们来说,多一张便多一份力量,他们对雨梭卡的数量可是有着相当惊人的需求。

    这五位制卡师无一不是基地里的顶尖之辈,几乎可以代表了基地制卡师的最高水平。而这位老者,更是堪称大师级人物,他和宁家的关系极佳,到这里一半是养老,另一半是顺便帮宁鹏解决一些制卡师方面的问题。宁鹏见到他也要执晚辈礼。

    他一开口,就基本确定了整件事的走向。

    宁鹏的目光扫向其他制卡师,剩下四位制卡师的脸色无一不是难看至极。他们的也同样无法仿制这张卡片。

    “这张卡片太古怪了,如同于老所言,里面的结构有很多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哪个流派所创。”其中一位制卡师忍不住小声道。其余几位制卡师无不点头,显然他们也深有同感。

    倘若谁要以为,只要依着卡片面的构纹一笔笔描出来就行了,那就大错特错。如果不理解这些构纹的意义,不理解它们的作用,就算用笔在卡片上描绘出完全相同的构纹也没有任何用处。

    除了一星能量卡外,其余的卡片都需要感知的介入。只有真正地理解每个构纹,每个回形结构在卡片中的作用,才能让自己感知做出相应的调整,以让卡墨和卡片达到不同程度的契合。

    就有如绘画,有的地方需用淡笔勾勒,有的地方需用重笔泼墨。而卡片亦是如此,只是契合的程度肉眼是无法判断的,只能通过结构来推测。

    这些制卡师,在第一步便被难住了,接下来的工作自然无法展开,宁鹏心中苦笑,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些声名显著的制卡师,居然连这一张三星幻卡也无法仿制出来。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而且这也就意味着,他想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雨梭卡的计划宣告破产。

    “我们能不能要求他来讲解一下他的结构呢?”宁焱忽然开口。

    “胡闹!”这位老者断然喝斥,他的神色肃然,面带不愉,而其他几位制卡师看向宁焱的目光也颇为不善。

    宁焱连连吐舌头,她知道说错了话。

    见宁鹏有些疑惑,这位老者开口道:“制卡师的传承如今虽然不像以前那样严格了,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大家的看法很一致。不要说逼迫别人说出这其中关键,就是打探,都是很犯忌讳的。”

    见俩人还是一脸不解,老者想了想道:“打个比方吧,鹏哥儿是卡修,自然知道卡修的不同就在于,对能量结构理解的不同。同样是使用同一张卡片,俩人对能量结构的理解不同,威力的大小相差极远。无论哪个卡修流派,最核心的东西,便是对能量结构的理解。你们听过谁说,轻易把自己的对能量的理解传授给别人的?”

    “那是没有。”宁鹏此时才有些恍然地点点头,而宁焱则调皮地又一次吐了吐舌头。

    “那就是了。你们以后千万记得,这是制卡师界里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但也是铁律。谁要去触碰,一旦被其他的制卡师知道了,后果会很严重的。而且,这张卡片的结构非常另类,和普通的卡片结构有着截然的区别,很明显属于某个流派。但凡是和流派挂钩的东西,在这点上,更敏感,也做得更坚决。”老者谆谆教导两人,这里也只有他敢这样教训两人。

    “于爷爷,我明白了。”宁鹏连忙恭敬道。

    “我张卡片我带回去研究一下。”老者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嗯那位制卡师是谁,哪天介绍我认识一下。”

    “您想见他?没问题没问题,只是可能要过一阵子,他最近都在做雨梭卡,只怕抽不出时间,您这时去见他,想必也谈不尽兴。”宁鹏解释道。

    老者想了想,点头道:“那过一阵子吧。”

    宁焱忽然指着老者手上的那张雨梭卡,道:“于爷爷,这张卡是要送到前线的。”

    老者一怔,旋即把雨梭卡递了过来,嘴里轻叹道:“哎,那我就不拿了,能少死一人就少死一人吧!”他满脸担忧,人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一想到自己晚年还遇到这样一场战争,老人心中百感交集。

    宁焱连忙跑过去搀着他,送他回房。

    陈暮并不担心仿制雨梭卡的问题,其实他也完全没有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虽然制作雨梭卡.Ⅱ还让他有些余暇,但他每天的训练所需要的时间同样很多。

    况且现在可以免费使用材料,这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诱惑。他的基础并不算扎实,特别是实践方面。以前他的经济条件不足以让他那般烧钱。这样的机会不把握,如果这场战斗结束了呢,自己还能不能享受这样的待遇,那还是个未知数。

    不管如何,在眼前的机会一定要抓住。

    于是,他的房间和仓库的类似度又近了几分。除了中间勉强可以过人的走道,其余的地方,差不多都堆着各种材料。

    宁焱后来有一次进陈暮的房门,但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再加上房间飘荡着各种材料混杂在一起的奇怪的味道。而当她看到脚下摆放着一种虫子死后蜕成的硬壳,她的脸色刷地白了。

    她只呆了三分钟,便仓皇而逃。

    从那以后,她每次只把陈暮喊到门口,死活不肯进门。

    陈暮却不管她,他巴不得他们少来打扰自己。不过好在他也知道,自己能享受这样的待遇,是和自己的作用紧密相关,所以在制作雨梭卡.Ⅱ上,他从来准时保量,令宁鹏很满意。

    在制卡方面,陈暮其实现在处在一个颇为尴尬的地步,制作三星类卡片绰绰有余,但是制作四星卡片,却力有未逮。

    思忖了一番,他还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制作三星卡片上。三星卡片的种类很多,其中单单幻卡的种类就是一个庞大的数字。陈暮便开始尝试着把用筹理论来对这些三星卡片进行优化,比如气流卡。

    能够飞行一直是陈暮心目中的梦想,而假如想飞行的话,那气流卡就必不可少。谈起气流卡,陈暮首先想到的便是泥鳅气流卡。

    那是陈暮所见过结构最精巧的气流卡,尽管它是一张梭车专用的气流卡。但是对于现在的陈暮来说,把它制成一张标准的度仪用三星气流卡,不是件很困难的事。

    陈暮并不只满足于此。

    泥鳅气流卡能有那第优秀姓能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使用类似筹的结构,虽然这种结构还比较原始。而陈暮需要做的,便是把他所理解的、更成熟的筹理论对泥鳅卡进行再一次的优化,使之的姓能达到更出色的地步。

    而且他手头上拥有足够的优良材料,他不需要担心材料方面的问题。

    第一张属于自己的三星气流卡,会是什么样的呢?令人期待啊!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