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卡徒 > 第两百零九节 卡片

第两百零九节 卡片

推荐阅读: 地球最强奶爸我有亿万神话基因炮灰嫁给了她的谢先生屠魔工业贞观女相快穿NPC之男神总被我攻略重生医妻超大牌我有系统不可能这么菜夫人说的都对他们都有金手指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卜强东闻言大喜,他对陈暮的实力佩服得五体投地,从来不相信有什么是老板做不到的。他只怕老板不愿意做,那就没办法。他深知这次的机会对天翼是何等重要,只要这次能做成功,天翼的声望将达到空前高度。

    到时不要说罗柚市,只怕在整个明正区,也是小有名声。一家幻卡广告公司想做到这一步是何等不容易,便是现在罗柚市最大的幻卡广告公司顺风,也无法达到这种高度。

    关闭度仪的陈暮转过脸问卢小茹:“给我说说中洲集团。”

    卢小茹斟酌了一下,方才道:“中洲集团由现任总裁任文洲二十岁时创立,现在是罗柚市实力最强的集团。任文洲当地的背景深厚,他父亲任文生,便在本地做几十年的警备司长,极具声望。我对中洲集团的了解也并不是很多,但是我知道他们的实力很强。他们有很多实验室,这些年,任文洲对实验室的投入相当大,他们似乎在进行什么重要的实验。”

    陈暮顿时来了兴趣:“哦,你怎么知道的?”

    “其实中洲集团这些年已经不断有成果出来,只是到现在,还没有形成比较成功的产品。前段时间有一次,我遇到法利那个老色鬼,他是集团首席制卡师,他当时很兴奋,告诉我,他已经取得重大突破,不久后,就是中洲集团的天下。我当时不是很相信,法利老鬼说话向来水份重。况且集团的底子在那,这天下哪里轮得到中洲?”

    卢小茹一边回忆,一边缓缓道。

    “后来呢?”

    “后来我就没遇到法利老色鬼了,倒是钱老大遇到过几次。哦,钱老大就是钱铭一,他是总裁的得力心腹,在总裁身边已经几十年了。我们平时都是和钱老大打交道,比较熟悉。这一阵子,钱老大的心情很不好,我感觉他的压力很大。这段时间集团里的各种传闻很多,大家都比较躁动。”

    陈暮立即露出注意的神情:“什么传闻?”

    怎么看,陈暮也不像一个八卦的人,卢小茹有些诧异地的看了陈暮一眼,不过还是继续道:“似乎有个大集团在准备收购中洲,而且据说对方是联邦里屈指可数的势力,所以集团里人心惶惶。不过因为和我们没多大关系,我也没在意这方面的问题。”

    陈暮了解地点点头,的确和卢小茹他们没有多大的关系。像卢小茹这样级别的卡修,没有哪个势力会不热力笼络。

    卢小茹接着一摊双手:“随后我们就接到命令,集团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个信号球,说信号的发射地就在罗柚市的西北区。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信号的发射者,和他的所有相关设备。”她小心地看了陈暮一眼,有些怯生生道:“钱老大说,人可以受伤,但要留一口气,东西不能拉下一件。”

    陈暮默然,脸上神情不变。然而,在的心中,愤怒就像一场渐渐成形的风暴。尽管钱铭一的要求并没有太出乎他的意料,他依然感到愤怒。也许自己只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但是他不认为自己的命运和生命可以这般被别人随意揉捏。

    他自己还没有感觉到,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和以前有了相当大的区别。

    深深地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渐起的愤怒,他重新恢复冷静。现在的中洲集团远远不是自己能够对抗的,但是……陈暮下意识地握紧拳头,目光忽然间变得幽深起来。

    陈暮的目光把卢小茹吓一跳,她有些后悔后面自己加上的那一句。把对方的激怒了,对自己可没有任何好处。

    出乎她意料的,陈暮并没有对她大发雷霆,而是很冷淡很平静地挥挥手:“好了,我要工作了。”触及到陈暮幽深冷静的目光,卢小茹心中陡然一寒。眼前的少年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左右,可是对情绪的控制已经达到这地步,浑身上下完全看不到任何一点年轻人所特有的躁动,老练而成熟,以后的成就只怕不可限量。再想想对方年纪轻轻,感知强度便和自己一个水准,她愈发在心中肯定这个推测。

    陈暮的想法并没有卢小茹猜测的那么多。从小的生活便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做现实,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所遇到的,也只不过是现实的一部分。而他也同样清楚,这现实其实还有另一面,但倘若要把现实的从这一面推到另一面,需要实力。

    陈暮所谓的工作,是研究【束音】卡。这张另类的卡片让他大看眼界之余,也让他学到了许多东西。

    看着陈暮研究自己的卡片,卢小茹却是无可奈何。普通卡修都会练习一点拳脚格斗什么的,但没有人会把这当真,卢小茹也是如此。所以当卡修一旦没有度仪时,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卢小茹可不指望自己的那一点拳脚能够在这两人面前讨得了什么好,特别当她看到维阿很轻松随意地的单手把沉柚木椅劈成沉柚木条之后,更是绝了这个念头。

    她也很好奇,陈暮能把她那张卡片研究出什么花样。【束音】卡她得到之后,一直在苦心琢磨,但是所得相当有限,她现在会的也仅仅是几种最基本的手段。

    【束音】虽然不能算陈暮见过最另类的卡片,但是依然算得上非常独特。这张卡片大概有些年岁了,从手感就能感觉出来,它一定不止经历了一位主人。【束音】是一张三星卡片,卡片主体是由矿棘枝条表皮鞣制而成,手感略显粗糙。矿棘是一种相当常见的灰色灌木,它们随处可见,而矿脉上尤其密集,常常会长有成片成片的矿棘,它们也因此而得名。在以前,它们是探矿者们判断地下是不是有矿脉的一个很重要的指标。

    当然,现在探矿手段更加先进,很少有人再会去关注它了。

    当陈暮判断【束音】卡片主体是由矿棘表面鞣制而成时,他感到相当吃惊。令他吃惊的,并不是因为矿棘是一种很普通的植物,而是矿棘有着一个很特别的特姓。虽然在《材料图鉴》里有关于矿棘的介绍,但是实际上,很少有人会用矿棘来制作卡片。因为矿棘往往生长在矿脉上,而生长在不同矿脉上的矿棘有着不同的细微差别,这才是制卡师们很少用及的根本原因。

    这些差别虽然细微,但是对于讲究精确的制卡领域来说,它们的存在,就表明有太多不确定因素。正因为如此,陈暮才为它的材质感到吃惊。而绘制构纹的卡墨,他还暂时没有办法推测出它们究竟有哪些成份。

    陈暮并不打算试图去仿制【束音】,像这类奇特的卡片想仿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而它最难的,便是在于卡墨成份的鉴定。现在虽然也有能够进行成份分析的仪器,但是这些分析会对卡片本身造成一定程度的损坏。要知道,卡片最精密的便是卡片表面的构纹,构纹出现任何一点艹损伤,这张卡片都极有可能被毁掉。而且就算知道了其成份,其中的具体配比比例,更是伤人脑筋。

    一般制卡师遇到的新奇卡片,首先做的便是对其原理的分析,然后是对其构纹的分析,再来分析材质,推测其有可能的配比,最终才是实验。但是一旦遇到真正高级的卡片,这个方法根本不具备可行姓。比如星院校长手上的那张出自海纳?梵森特的【星辰】,为什么没有仿制品?一方面固然是它的原理艰深玄奥,而另一个原因则是它的材质难得,不要说实验了,便是海纳?梵森特还活着,想做第二张【星辰】,也面临无米下锅的局面。

    【束音】的原理并没有难到陈暮,有了筹理论的帮助,他很快便从纷乱的线团之中,找到规律。制作【束音】卡片的制卡师的思路相当奇特,音波想产生威力,需要消耗太多的能量,而且一方面威力不够大,另一方面则是攻击不分敌我。而这位制卡师,却想到压缩音波的思路。

    他的思路很奇特,两片由能量组成的簧片,用感知轻轻拨动,便能高频振动起来,从而产生较强的音波。产生的音法随即会进入一个能量管道里。这个能量管道由两层能量管壁组成,管壁之间是真空,这样便能有效地防止音波向其他方向扩散。

    音波在能量管道中进行压缩强化,它的威力立即提高几倍,这样就大大减少了能量的损耗,而且提高了音波的威力。最令陈暮称奇的是,【束音】卡形成的能量管道只有二十厘米长。但是它的飞行速度却刚好和音波的速度一致,音波在抵达敌人的路程中,不断地在管壁内碰撞压缩,这也样也能够阻止音波在攻击到敌人前因为变得发散而降低威力。

    这真是个绝妙创意!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