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卡徒 > 第两百二十五节 通话(上)

第两百二十五节 通话(上)

推荐阅读: 我有亿万神话基因炮灰嫁给了她的谢先生屠魔工业贞观女相快穿NPC之男神总被我攻略重生医妻超大牌我有系统不可能这么菜夫人说的都对他们都有金手指香港1968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卢小茹看到陈暮,连忙跑到陈暮身边。前两天苏流澈柔告诉她陈暮受伤需要治理后,她便一直在这里等候。关于陈暮受伤,她并没有什么起疑。陈暮带着她来这里时,她便暗中猜测他一定是有什么问题。没事谁会来医院?而且找的还是高级医务卡修。不过她深知自己的本份,不该问的事决不开口,只是乖巧地一边陪小姑娘玩,一边等候。

    此时见陈暮出来,她也终于松了口气。小命捏在人家手上,陈暮倘若出了什么事,她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卢小茹的见识不凡,经历更是丰富,形形色色的人都见过。沦为俘虏,并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但是庆幸的是,这位小主人倒是不错。只要不要忤逆他,自己不仅可以活得不错,还能得到不少好处。在艹纵卡片方面,除非是师徒关系,极少会有人愿意点拨。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钻研手上那张【束音】卡,陈暮的为她指明了一条路,至于能走到哪一步,就要看她自己的努力和天赋了。

    虽然只不过几天,她已经能切身感受到实力的增涨。

    像她这类经历复杂的人最现实不过,对她来说,最值得信赖的莫过于金钱和自己的实力。

    “如果有什么进展,我会第一时间联系你的。”苏流澈柔俏立在门口,双手插在医务卡修服的口袋中,微笑道。和往常一般无二的温和笑容,但落在卢小茹的眼中,似乎和往常有着不同的感觉。只是当她再细看时,那种感觉顿时消失。

    难道是自己错觉?

    卢小茹有些纳闷,她看人向来准确,很少遇到这种情况。这个想法仅仅在她脑中闪了闪,便消失不见。

    陈暮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说完他便转身准备离开,忽然想起一事,停下脚步,重新转过来,不好意思道:“差点忘了一件事,我还没有付钱。”

    卢小茹吃惊地看着陈暮。在她的心中,陈暮和维阿两人根本就是没有感情的冷血男,他们沉默寡言,冰冷无情,不会笑,杀人毫不眨眼。是屠夫,是杀手,是杀人机器,总之,不是正常人。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卢小茹满脸不能置信,她压根就没想过陈暮脸上会露出这般温和、这般有人情味的笑容。

    她张大嘴,一脸惊愕,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飘落。

    难道,这两人有隐情?

    这个想法一从她脑中浮出来,便无可遏制地塞满她的大脑。她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她可从未陈暮露出过这种神情。再看看苏流澈柔,虽然无法给人惊艳之感,但是气质娴静温柔,这样的女人,就连她都喜欢。

    苏流澈柔笑着摇头:“不用了,没有帮上忙,哪能收费呢。”

    卢小茹心下暗笑,不收费?这个规矩在普通的医师之中倒是常见,但是她可没听说过哪位医务卡修遵守这条规矩。医务卡修的治疗费用极高,而且压根没有没痊愈就不收费的说法。更何况苏流澈柔还是高级有医务卡修,这个级别的卡修出诊都需要另付一笔高昂费用。

    她没有说破,乖巧地立在陈暮身旁。

    “哦,这样啊。”陈暮露出恍然的表情,旋即点点头:“那我就先走了。”说完便和卢小茹离开医院。

    苏流澈柔目送两人的离开,目光怔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暮一回到天翼,早就快崩溃的卜强东差不多连滚带爬地到他身前哭诉:“老板,你可回来了!”他两眼通红,声音沙哑,头发乱蓬蓬有如鸟巢,衣服也凌乱无比。

    “怎么了?”陈暮看卜强东这副凄惨的模样,微微一惊。难道又有人来找麻烦了?

    “我的通讯卡差不多被打爆了,我们接到了好多公司的委托……”

    一听是公司业务,陈暮顿时放下心,打断卜强东的话:“公司的事,你看着办就是。”说完便朝走进办公室,然后砰地把门关上。

    卜强东的脸色顿时有如苦瓜,嘴里喃喃:“哪有这么当老板的……”

    只坐了一会,陈暮便坐不住了。如今这座大楼实际上相当于危楼,在这里办公并不安全。沉吟片刻,他便把卜强东叫来。把这个问题丢给卜强东,然后把他赶了出去。可怜的卜强东手上一大堆的问题还没有完成,现在又多了件大事情,如何让他不苦闷异常?

    没有理会几乎快哭了的卜强东,陈暮带着卢小茹再次出门。

    “我们这是去哪?”卢小茹小心翼翼地问。

    “买东西。”

    买东西?卢小茹有些摸不着头脑,便干脆不去想。多废话,对自己可没有好处。

    陈暮的确是想买东西。天翼大楼被削去了一半,训练室没了,制卡室也没了。制卡室陈暮已经不去想了,上次的制卡室花了多少钱他都不知道。还没等它发挥作用,就泡汤了。

    现在他手上的钱只剩下三百万,这么多钱别说建了一座制卡室,就连买一套高级的制卡设备都不够。陈暮现在是想买些材料,还有买一些用来训练的设备。

    材料是用来练手,设备是用来训练。时间很宝贵,他不想浪费,也没有资格浪费。没有制卡室,但是练手还是需要。他深知,任何一项技艺,长期不练习会手生,长期不思考,往往会使人退步。这些材料,他并没有想获利,而是用来练手,用来让自己思考。

    至于训练设备,那更是不能或缺。无论他认为自己是不是卡修,他都必须训练。只有实力的不断提升,才能让自己更好的活下去。当然,一个关键的原因是,它们并不贵。

    “你确定这玩意有用?”小蛮脸色不愉地看着胡子,手上扬着那张组织送来的卡片。

    胡子顿时叫屈:“姑奶奶,我能骗你么?我骗谁也不敢骗你啊!”胡子和小蛮是旧相识,早在胡子还没有调到罗柚市时,两人便认识。他可是清楚自己面前这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有多么不好惹,女暴龙的形象在他的脑海中足够深刻。

    小蛮一脸挫败地啪地把手上那张卡片丢到桌上,她试了好几天,每天都试几十遍,但就没有一次能打通。按照胡子的说法,这张通讯卡能和对方的通讯工作连接。虽然接收不到图像,虽然音质不保证,但是通话是绝没有问题。

    连续打了几天都没打通,小蛮的脾气本就不好,自然恼怒。

    胡子拿起这张卡片,难道真的是坏的?这张卡片没有名字,但是得知出自花生头之手,他还是有几分信心。没有人会否认花生头在制卡方面的实力,就像没有人会否认于果的强大一般。

    把卡片插入自己的度仪,他尝试着去激活它。这张卡片和普通的通讯卡截然不同,根据花生头的说法,这张卡片除了这个波段,连接不到其他波段。

    “咦!有反应!”胡子惊呼,顿时惊动了房间的其他人,于果和小蛮立即凑到胡子身边。小蛮额头青筋连跳,自己弄了三天,没一丁点反应,胡子第一次用就有反应了,这也太……不过她也知道眼下正事要紧,紧紧地注视着胡子。

    带着卢小茹走在街道上,回头率之高出乎陈暮的意料。卢小茹娇美如花,金线细边眼镜架上小巧的鼻梁上,一身秘书的工作装,让她凭添几分知姓气质。半敞开的衬衣衣领下,一小截锁骨隐约可见,并不清晰的锁骨没有让她的魅力下降半分。相反,人们更能感受到她的丰腴柔美,知姓中揉和着姓感。而胸前高高撑起的衬衣昭示着里面该是何等雄伟壮阔,目光扫过,让人不禁狂咽口水。

    陈暮享受的却是另一种待遇,嫉妒、叹息、鄙视等等不一而足。这些人脸上就差写上: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他刚刚买了一些三星的空白卡片和一些原料。这些三星空白卡片质地一般,远远不能和他在丛林时使用的洒金草制作的空白卡片相比。而原料自然也只是普通,但如果练手的话,倒是足够了。就这堆东西,便花去了他三十万欧迪,由此可见制卡师是何等烧钱。

    训练设备没有成品,只能订做,好在他置办过一次,倒也是熟门熟路。

    忽然,手上的度仪发出响声。一个陌生的号码,陈暮看了一眼,便关掉。

    不用想,肯定是对方打错。有他通讯号码的人,都是熟人,他也同样会有对方的号码。出现陌生号,那只有可能是打错。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拥有通讯卡的人,大多都遇到过这种情况。

    过了一会,度仪又响了,陈暮低头一看,还是那个号码。

    关掉。

    又响,又关掉。

    当它再一次响起时,连一旁的卢小茹都有些吃惊。

    陈暮的目光落在度仪,会是谁?脑海中转过几个念头,没有头绪,想了想,选择接通。

    (未完待续){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