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灵异恐怖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零七章 艾尔帕欣上空的火焰 VIII

第二百零七章 艾尔帕欣上空的火焰 VIII

推荐阅读: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妖颜女圣师成名从电台开始许仙不是剑仙六零医妻有空间我在兽世忙种田霸道总裁彪悍妻空间药香:猎户家的小娇娘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重生农女:妙手空间猎世子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方鸻脸色苍白得骇人。全本小说网,HTTPS://WwW.taiuu.com

    他脖子上正绽起一根根青筋,戴着炼金术士的操控手套的手也紧紧按压在舱壁之上,几乎摇摇欲坠,只用幽暗的目光看着那个月尘公会的工匠,他几乎已经记不起对方的身份……

    对方是叫什么名字?

    但那已经不重要了,他竭力摇了摇头,心中只还努力记起一件事。

    浑浑噩噩之中,脑子里仿佛有一千个声音正在彼此征战着,犹如同一时刻有一柄柄钢刺正插入皮层之下,令他感受到一阵阵难以忍受的刺痛。

    他吃力地开口道:

    “我没事,这里交给我。”

    “……离开这里,去完成自己应当完成的事情。”

    方鸻性子向来随性,可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从自己口中吐出如此严厉的口气,仿佛只用一个字节便使得船舱内的空气罩上了一层寒霜。

    他的态度成功吓住了对方。

    那个月尘公会的工匠试图上前来扶住他的动作一下子僵住了,对方欲言又止的神情停留在了脸上,张了张口:

    “小、小心……那……东西”

    那可怖的存在,舞霞也难以形容对方究竟是什么,犹如尘埃之中的阴影,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只带着冷漠的光芒刺入了他心灵深处。

    他的心脏也在那一刻冻结,满脑子空白之中只剩下一个逃走的念头。

    那东西只用了一个刹那便越过了那两位小姐,并将她们永远留在了那后面,停滞在冻结的时间之中,生死不知。

    他有些语无伦次。

    可忽然之间。

    舞霞看到了对方正一点点黯淡下去的目光,某一刻之中内心好像被震了一下,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一个念头来:

    自己究竟是在干些什么啊?

    这是在浪费时间。

    是的——

    他们已经没有多余时间可以浪费了。

    他一下子闭上了嘴巴,那两位小姐先后用牺牲为他争取来的机会,还有面前的这一刻,一种复杂的情感正从舞霞内心最深处滋生而出,并迅速充盈于他的胸膛之内:

    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究竟意味着些什么呢?

    一份履历,一个工作?正犹如月尘公会与他的雇佣关系一样,只是填写在表格之中那白纸黑字职责分明的合同?

    公式化的职责似乎淡化了人们心中的另一种情感,犹如漫长的时光之后,微渺的个体在这庞大的构架之中所忘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沉湎于这个娱乐化的世代之中,他早已忘记了一些本应弥足珍贵的东西,只日复一日地机械重复着,重复着,追求着一些虚妄的价值。

    可那高耸而冰冷的王座的背后,又何尝不是同样无尽的空虚呢?

    就在某一个瞬间,舞霞忽然明白了这个不那么真实的世界,对于自己究竟意味着什么——

    正如那些深沉的,古老的。

    犹如从人们内心之中所迸发而出的激烈的情感。

    责任,使命,与自我实现的价值。

    那些理想化的,崇高的东西,那些先行者们所开辟的一个时代,那金色的大厅之下庄严的词句,那重重光环之下所笼罩着的一个美好的迷梦。

    而在这一刻,一切似乎皆变得真切了起来。

    那些情感从他内心之中一经产生,便不可挽回地化作了席卷一切的烈焰,只将旧日的世界,彻底烧作一片余烬。

    舞霞抬起头来,与面前那双黑幽幽的目光对视着,那眸子深处,内里如同火焰一般扩张的虹环,似乎正述说着某种信任。

    最后,他也只轻轻向对方一颔首:

    “那么小心……”

    然后两人交错而过。

    那些被他人所需要着的,必不应被辜负。

    而自我的价值,也一定应当被实现。

    舞霞紧紧地按着自己怀中的包裹,脑子里早已抛却了一切的恐惧与不安,只浮现出一些自年少的时代以来,狂妄的,天马行空的想法——

    他要完成自己的使命。

    要去改变这战场之上的一切。

    他所追寻着的,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乃是那些英雄一般的影子啊……

    ……

    方鸻目送着对方离开。

    他自始至终也没有余力再开口,不过所幸的是,那人理解了他的意思。

    真好啊,与自己一道而来完成这个任务的队友,虽然他们并不是七海旅人号上的同伴,可大家无一不是好样的。

    那些同样优秀的人,也并不仅仅只存在于自己的身边,星星点点的火光仍广布于这片世界之中,在这个星门的世界之后,理想的价值,也从来没有被低估过。

    精神的世界变得更加疲乏了。

    方鸻的目光很快变得幽深起来。

    从前方黑暗深邃的通道之中,他似乎正感受到一种寂静的、吞噬一切的、非人的气息正蔓延至自己脚下。

    他曾在某个地方感受过这样的气机,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犹如金星之焰落入尘埃之间,背后所亮起的一双异常冷冰的、蛇形的、杀机毕露的金色瞳孔。

    最后冷冷注视着自己。

    那是来自于某个世界最可怖的意像之一,黑暗的龙后。

    而这一次方鸻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之声,那心脏在胸腔之中迸发出富有节律的重重跳动的声音,如同要挣脱躯壳僵硬的牢笼。

    但却并不是因为害怕。

    倒不如说是好战,那并非是一种他与生俱来的,或不如说是陌生与疏离的情感。

    犹如潜藏于血液之中的一种因子,正如同火山一般迸发而出,令每一个细胞都因为兴奋而战栗着,呼啸着,让他上前去,去见证那真实世界的真相。

    他‘咔’一声扣紧了自己的操控手套。

    “……来吧。”

    好让他见识一下,来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然而黑暗之中的寂静无声,似乎是对于他的作答。

    但那只是表象,潜藏于阴影之下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正如一层水流漫过地板。漆黑如墨的影子悄无声息而至,吞没了那个方向上的船舱,向着他所站立的位置席卷而来。

    方鸻很快看清了那道影子的模样,它既无固定的形状,倒不如说是一片在墙上、地板与天花板上的蔓延的阴影,仿佛是一个黑洞一般,吞噬了一切。

    方鸻将手伸向身后,从那里抽出狮子铳,手铳在之前击发过,但他一路来的路上已经重新上膛装好了子弹。他举起手铳,瞄准对方,连续扣下扳机。

    三发铅弹飞旋着穿过阴影,如同穿过了一层扩散的烟尘,在那里留下几个空洞,然后击中了后面的木板,再轰然炸裂,带飞了一片木屑。

    烟尘扩散开来的细节让方鸻微微眯了一下眼睛,这蔓延而来之物看起来并非不害怕物理攻击,只是对方有迅速避开伤害的手段。

    他脑海中一阵阵刺痛,但心底下却一片雪亮。

    工匠不是那种靠着蛮力可以取胜的职业,职业的特性也决定了这群人必须观察仔细。

    纵使是战斗工匠在卡普卡的第三版战术手册之中,工匠大师们也一在强调了战场判断的重要性。

    方鸻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在一场战斗之中走神想那些过往的细节,只是精神世界受到的冲击让他一度难以集中注意力,不由自主便回忆起了自己在卡普卡学习与成长的时日。

    那段时日是短暂的,但却少有地充实与开心。

    因为系统的原因,他也不是罗戴尔那一届选召者学生之中天赋最出众的一位,在天才的星辰众星闪耀的选召者之中,他籍籍无名。

    但在原住民之中,他却深受几位大师的喜欢,在短短的时日之中,那几个老头教了他不少东西。

    “至于他们身上那些花哨的玩意儿,你大可不必过于灰心。”

    “我们前人从无数时光之中总结下来的‘老东西’,总有它们派上用场的时候。”

    “按咱们这儿的标准,你也有翱翔于天际的时候——”

    可方鸻也没想到,自己翱翔于天际的那一刻来得如此之快。

    虽然最终,他也是借助了系统,借助了自己的龙魂小姐——塔塔-大拇指-晨星。

    他收起手铳,另一只手将一只发条妖精脱手丢了出去。那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发条妖精而已,金色的小圆球在离开他的手套之后飞旋着弹开了妖精一样的羽翼,‘咔’一声轻响,斜向飞了出去。

    那团漆黑的烟尘在穿过了他的子弹之后,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墙上与天花板上分离了出来,它们从地板上汇聚到一起,并迅速升高化作了一个类人生物的形状。

    当那团阴影之中的烟尘还没有完全成形之际,方鸻便一眼看到了内里氤氲着的一双升腾着紫色烈焰的眼睛,他当即便认了出来,那也是一位影人。

    与外面甲板上那些魇炉生物不同,它是货真价实的影人,是它们实际上的操控者。如果把魇炉生物视作一种构装体,那么影人们似乎天生就是一种另类的‘工匠’。

    他早就察觉到了这一点,这支影人的舰队之中,真正的影人事实上并不多。它们大都是这支舰队之中的中上层,譬如士官,副舰长,或者舰长。

    但面前的这个影人,与他之前所见过的格外不同。

    首先它更加高大,魁梧,流淌的阴影之中聚散着紫色的流焰,其明暗不定,如同即将寂灭宇宙之中最后的星辰——当这些星辰也熄灭之后,便只余下无边无际的空寂、寒冷。

    这个宇宙似乎也吸收了周遭的稳定,并无时无刻不向外透出一股彻骨的冰寒,那并非是物理意义上的寒冷,而是足以渗入灵魂之中的低温。

    那可怖的气息,比方鸻之前在其他浮空舰上所见的任何一个影人指挥官带给他的压迫感还要来得更加的强烈与不安,甚至至于让他心中警铃大作。

    但说来如此之多的念头一闪而过,时间却不过是刹那之间,那片阴影之中的生灵已在顷刻之间成形,然后向他伸出了一只手来。

    那是一只苍白的,半透明的,如同亡者的手。

    它的每一根指尖,似乎皆由极度寒冷的冰晶构成,缓缓伸向前方,便能让周遭的空气凝固成霜,并簌簌落下。

    那速度极慢,但其穿过的空间却有一种诡异的物理法则,仿佛时间流在其中无限延长了,令人静滞于其中,动弹不得。

    因为红叶与六影的缘故,方鸻心中其实早已提起了足够的警惕,在那冰寒的气息还未触及他之前,他已先一步将手伸向身后,用大拇指挑开了束带之上的一只皮扣——

    悬挂在那里的一只六足的构装体如同蜘蛛一样轻盈地落在地上,张开了机械的肢体。

    然后置于其中的‘镜像者’的传送核心顷刻启动,在一道闪烁的电光之中,它与不远处一只发条妖精之间置换了位置。

    方鸻抬起头来,目光闪烁地注视着那团向自己袭来的阴影。说那时迟,那时快,他将手按在了自己的操控手套之上,低沉地喝了一声:“禁锢——”

    六足的构装体霎时间在那阴影之后出现,并升起了一道重力阱,整个空间仿佛都为之一凝,阴影之中流淌的紫色火焰似乎也在那一刻慢了下来。

    那只苍白的,幽灵一样的手也在重力的拉扯之下分崩离析了。

    但方鸻清楚,那不过是幻象而已,他所看到的那只手,不过是来自于灵魂层面的攻击。

    而对方攻势一滞,幻术自然崩塌——

    他大约能猜出红叶与六影便是失陷于这个幻术之中,无论是影舞者还是工匠,在面对来自于物理攻击之外的攻击手段之时,总是缺乏必要的应对手段。

    他自己其实也一样,但他要是还没从六影与红叶的遭遇之中得到警示的话,那么他这个队长也未免太不称职了一些。

    不一样的是,他懂得先发制人。

    方鸻也不废话,立刻丢掉手上的狮子铳,并拔出另一把火器来,瞄准对方便扣下了扳机。

    正如他预料,在重力阱的限制之下,那片阴影已经失去了闪避的手段,漆黑的烟尘扩散得格外缓慢,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中了三枪。

    方鸻事先早已知道,物理攻击对于对方是可以奏效的,下一刻他果然听到对方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声,那声音之中饱含着羞恼与愤怒。

    影人毫无疑问是具备智慧的——

    方鸻并不指望三枪便可以打得死这东西,他不是专业的铳士,所用的火器也是最基础的那一类,伤害不高,还没有任何附加效果。

    但他也仅仅是指望阻拦对方片刻而已,只要为离开那个月尘的工匠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在恶斗之中总会分出生死,他也没想过自己一定会活下来。

    他丢掉了手中的火器,这些老式火铳的填装速度基本不用指望,能在战斗之中发挥一轮作用已经是它们所能尽到的最大的效果。

    何况重力阱只能困住对方一时,方鸻其实在心中默默估算着时间,工匠们在战场上最大的优势其实便是对于局势的判断,分心多用可以让他们时刻留意到战局之中的每一个细节。

    有一些细节可能未必有用,但积累起来便足以形成优势。

    他们并不是精擅于战斗的大师,但却一定是合格的战争艺术家,若在队友的环绕之下他们便可以发挥最大的作用,如若不然。

    他们手上的构装体也不是不可以一用。

    重力阱果然在那一刻消失。

    那个六足的构装体因为过于超负荷而在一阵跳跃的电光之中损毁,无法复用,这是方鸻少数改造过后的‘Ts-1潜伏者’的通病,这种小巧的构装的低级能量中枢因为无法同时供给‘重力核心’与来自于镜像者的‘传送核心’,因此只能在超载之中使用。

    而一旦使用,其能量中枢便会烧成一块焦炭。

    方鸻在那一刻向那片阴影发射出了他称之为‘火箭飞拳’的飞爪,但那片高大的阴影不过尖啸一声,举起手来向上一挡,便把他的操控手套连着后面的索缆一起扫飞了出去。

    对方显然不仅仅是擅长于灵魂层面的攻击,其本身的力量也大得惊人。

    而且方鸻留意到,当自己的操控手套与那片阴影相接触之时,自己身后的魔导炉忽然跳出了一片紫色的电光,插在上面的两块备用的魔晶石一下子炸成了粉末。

    他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由他所操控的发条妖精,与飞出去的手套便好像是失去了控制一样同样在一片紫色的电光之中落在了地上。

    “低效的能量利用方式——”

    “拙劣的模仿。”

    在方鸻的愕然之中,那片阴影之中忽然传来了一个如雷般轰鸣的声音。

    而下一刻,对方已经举起爪子,并向着他所在的方向横扫了过来。

    ……

    xb1806091{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