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女生言情 > 三界舞尊 > 第三百八十八章 舞帝

第三百八十八章 舞帝

推荐阅读: 天宇异界录魔宗圣女努力刷经验画满田园三国之刺客帝国三国之统帅天下致命游戏等您来战重生之都市大魔王重生八零俏娇妻我家总裁他有病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舞帝!第五月倒吸了一口气,竟然是这种存在。(全本小说网,https://www.taiuu.com)若不是云隐见多识广,她根本不知道舞皇之上的境界,只知道舞皇之上还有更高级别的存在。

    这话当然不会说出口,要不然会被云隐笑话,说她头发长见识短,虽然这是事实,但谁原因听这种话!

    整个中天似乎都没这等存在吧?至多只是准帝,准帝她也是从云桥那里听来的。

    '混沌城!竟然是混沌城废墟!'云隐只顾着被这道身影吸引,还在震撼中,嘴里一直喃喃自语这混沌城这三个字,但第五月和云桥根本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混沌城,到底是何来头,竟然让向来镇定自若的云隐都失神难以淡定了。

    "混沌城是什么地方?名头很大吗?我怎么没听说过?"下等天没这个地方,应该来自上面,殊不知第五月的话却遭来了云隐的白眼,一个下等天的小民,当然不知道上界的事!

    知道才奇怪!但云隐也懒得解释,跟她说了也不懂,还不如不说,目前他们要对付的可是舞帝,虽然只是残念,但也不可小觑。

    '舞帝即使有几万年的寿元,但也不能从上古存留至今,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范围,虽是一道残念,但已经算是变异,可能意识不清,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来自哪里!

    越是这样就越危险,可能还会有攻击性!

    而舞皇以下是没有元识的。所以万一他以意识攻击,那你就危险了。'

    他也不是危言耸听,一旦被攻击到哪怕是那么一点点,就会变得白痴或者傻子,即使暂时没伤害,但后遗症却十分强劲,这辈子最高成就也只有舞皇,再往上可就涉及到魂类,所以在这等着呢,根本无法前进一步。

    但云隐不知道的是,第五月虽然境界不高,但元识方面却已经生成,而元识的基础意识已经诞生,这对别人来说根本无法实现的事却偏偏在她身上发生,饶是云隐也根本发现不了。

    "那怎么办?又没有魂类防御宝物,防不胜防!况且他已经出现了,此时我们再逃也来不及了啊!"

    "说,为何出现在这里?若是因宝物而来,那就留在这里吧!古往今来不知多少英雄豪杰因为那点贪念而留在了这里,这样他们就能天天与宝物作伴,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若是路过,那说明你倒霉,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来,这样的人碰到倒也不少,从此以后他们就永远地留在这里了。

    不管是哪种,今儿个你都得留在这里!"

    "前辈,到底是什么宝物?死也让我死的明白!"看来因为此等宝物,这里还死了不少人啊。如今这人也不打算放过她,只要出现在这周围都得死?

    到底是什么惊天大宝需要舞帝来守护,而且见者有份全都陪葬在这里!

    这样一来这宝物也是个不祥之物!葬送了如此多的生命,宝物本无意,却因人的贪念而沾满了鲜血,让人唏嘘不已。

    "果然是为宝物而来,尔等根本无需知道!此等宝物岂是你等平民能觊觎的!"虚影也不再跟第五月废话,直接射出一道白光直扑她的脑门。

    '不好,意识攻击,快躲开……'云隐根本来不及阻止,再说他也只是虚影,而且还不能出来,只能依附于隐形石,可是隐形石也不是他的对手,这道光如果射击到它上面,那他就真的要永久沉睡下去,除非有魂类灵药,而且还是极其珍贵的名草或许还有可能复原。

    亦或强大的人类以元识修复。可是这可能吗?人的元识何等珍贵,一旦用来修复那他的元识将会同等的会有缺损,所以基本上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们宁愿舍弃这件宝物,也不愿牺牲自己,更何况拥有元识之人至少是舞帝及以上,极品仙器没了还可以再有,可是人的精神损伤那可是再多的仙器都弥补不来。

    所以当那道虚影射出一道光的时候,云隐果断躲开,从根本上来说,两个不熟!并非真正的主仆契约关系。

    若是第五月自己的本命仙器,那么器灵绝对义无反顾地挡在前面,以保护主人为受邀任务。这种器灵就像自己的孩子,伴随着长大,无法脱离他的创造者。

    除非主人死亡!或者强行征服,才有可能流落在外。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隐形石是被迫落在第五月的手里,这种非自愿的降服,勉强维持着这样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隐形石真要脱离,那也无可厚非,第五月也根本拦不住。

    但是仙桥就不一样,云桥本身就是自愿跟在她身边的,所以当危险来临的时候,虽然不如隐形石,他反而首当其冲挡在那道光面前,但也只是沾染了那么一点点,只听的他一声惨叫,虽然第五月已经出手收了起来,但还是没那道光快,所以扇子一下子变得残破不全,基本上只剩骨架。

    "好厉害的光!"没了扇子的缓冲,那光直接射在她的脑门上。

    此时边上的云隐吓得心惊肉跳:'你傻啊,不会躲吗?都说了无法抗衡,还不要命地往前冲!'

    也不知道骂的是第五月还是云桥,或者两个一起骂。

    随即这道光没入第五月的脑门,但奇怪的是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既没有惨叫声也没有传闻中的呆傻模样,甚至云隐都已经捂着眼睛不敢直视,好好的一个人就这样废了,可惜啊!

    "你究竟是谁?区区一个假心境怎么可能好能活的好好的?这怎么可能!"这下轮到那道虚影惊叫,想他这道光不知杀死了多少青年才俊,最弱也使人变得如同行尸走肉,失去了精神意识,浑浑噩噩一辈子直到死亡。

    那道光发出之后,虚影越来越模糊,若是正常情况下对他来说根本毫无损伤,但是今日不同往昔,今非昔比,他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强大的他了。

    一道光就耗费了他三分之二的法力,不能再施加法术了。

    多少年过去了,他也不知道上次施法是什么时候的事,反正久到都已经忘记了甚至连印象都没有了。

    云隐简直惊得目瞪口呆,不可能啊,先前那把扇子都成那样了,那个器灵肯定受了很重的伤,不可能是法术失灵,而且这道意识之光连他都感觉到了威胁,不可能到她这里就什么事都没有!

    他一副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第五月,见她眼神清明,整个人神采奕奕的,根本不像受伤的样子,受伤的人怎么可能是这副模样!

    要不就是精神萎靡,要不就是面如土色,而她就如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随后他又看向那道虚影,见他同样也是不可置信,直嚷着不可能,反而像是他得了失心疯般,不正常!

    '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感觉不舒服?有没有头疼眼花什么的?'眼见没了危险,云隐这才上前询问,谁知第五月根本没理他,反而进入仙桥去查看云桥的情况。

    '你怎么那么傻啊,明知道斗不过还上前,这不是送死吗?'第五月看到云桥躺在地上只出气没进气的样子,像个将死之人,气不打一处来,劈头就骂!

    跟云桥相处了一段时间,两人也是有感情的,虽然云桥的行为让她感动暖心,可是却也自不量力,斗不过人家就应该躲,就如云隐那般,虽然云隐这个狡猾的家伙不靠谱,关键时刻掉链子,但第五月也没有怨他,毕竟人家也没有这个义务。

    况且两人交情不深,算起来也只是泛泛而交,自己修为不够也怪不得别人!只是对隐形石的心里态度起了些许的变化,不是一路人,关键时刻各自飞!

    先前她也不是把那块破石头往残灵里头扔了吗?这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你怎么对待人家的,人家也就怎么对你!没的说,也怨不得别人。

    '我要进入沉眠了,以后靠你自己了。等将来你有能力弄点魂类宝物丹药给我,这样或许我还有机会苏醒。

    人心复杂,器灵同样也是,凡事三思而后行,多留个心眼,一切还得以提升实力修炼为先!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不受制于人,处处被人所压制。'

    像是交代后事,云桥刚说完整个人都消失在第五月的视线里,而后她发现自己已经回到现实之中,云桥就这样陷入沉睡,醒来也不知到什么时候!

    '只要没死就好,一切还可挽回!'第五月心里哀叹了下,只得作罢。只有等将来有机会寻找魂类神药再医治了。

    那把破损的扇子也被她收入空间戒指,静静地躺在一边。若是扔在外面同样没人理睬,谁会知道堂堂闻名整个下等天的仙桥竟然变成如此模样!

    光芒一去不复返,徒留一声叹息!

    第五月收拾好心情重新看向那道虚影,此时她的眼里多了份愤慨:"我就是为宝物而来的,来吧,要杀要死还不一定!指不定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