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灵异恐怖 > 云疆古煞之巫葬 > 538 恩怨了,十年约

538 恩怨了,十年约

推荐阅读: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成名从电台开始六零医妻有空间我在兽世忙种田霸道总裁彪悍妻空间药香:猎户家的小娇娘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重生农女:妙手空间猎世子我成了生存游戏中的Bug空间之彪悍掌家农女

<太-悠悠>小说щww.taiuu.com
    “你以为我想来?就你那人黑头秃嘴巴贱的师父,给他吃闭门羹那算是尊敬他这个前辈,依着猫哥的脾气,非给他烙九个结疤丢庙里当烧柴僧不可。//全本小说网,HTTPS://WWW.TAIUU.COM)//”男子没好气的说道。

    “猫哥,那可是我的师父,你的师叔......”段虎说道。

    “师叔又咋啦?就是九锡虎贲的老纸婆来了,猫哥一样敢捅一捅!”

    段虎嘴角一抽,瞅见没?这货才是真正的活祖公,要不是真有能耐在身,就这狂妄的态度,早被人挖坑埋了,坟头草都能比人高。

    见段虎没有吭声,男子又说道:“拒绝你们是因为我已经金盆洗手,不再踏足倒斗界的这些纷争了,当初我就说得很明白,九锡虎贲已经衰落如此,就凭几只老蚂蚱,蹦跶得再欢又如何,难道还能把门派再翻起来?”

    “可你那黑秃师父死活不听,还想和我翻脸干架?不是我小瞧他,他的那套能耐是不错,但分谁与谁比,搁我手里,我能让他叫祖公!”

    不提这件事还好,一提,男子似有无穷怒火,像亲爹训斥不成器的儿子一样,那叫一个稀里哗啦啦。

    没等男子把怨言说完,身旁腥风袭来,血屠张牙舞爪猛扑而来。

    “小魑魅,就这尿性,敢在猫爷面前掀浪,猫爷让你魍魉碎魂!”

    也不见男子有太大的动作,只是微微侧身,随即抬脚一记腿鞭抽出。

    嘭!

    血屠像条死狗般再次弹飞出去,落地滚动几圈后,神色有些呆滞,一时间竟然被踢懵了。

    嗷!

    一声仓皇的低吼,血屠不再发动进攻,晃身朝寨子深处逃窜过去。

    男子目视着逃走的血屠,转而又说起了话,似乎根本没把血屠当回事,也懒得管对方逃不逃的。

    “猫哥,血屠.....”段虎急忙提醒道。

    “小魑魅的事儿待会儿再说,我现在有话问你。”

    段虎眉梢一挑,得,猫哥的脾气又犯了。

    “有什么话你问吧。”段虎摇了摇头。

    “你那黑秃师父呢?”

    一听这话,段虎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痛苦,脑袋低了下来。

    男子哀叹一声,“倒斗艺人墓中葬......”

    “师叔他,走得还算安详吧?”第一次,男子不再用言语挖苦萧镇山,改称对方为师叔。

    “师父他,他死后的身体被巫祖血僵夺舍......”段虎痛苦的神情更深了。

    男子闻听,双拳攥紧在了一起,爆发出一阵骨响。

    “劫运,这就是劫运,若非担心你们会出什么意外,我也不会亲自动身,看来......我还是来晚了。”

    男子仰首远眺着黑沉的夜幕,闪烁着的目光中带出了些许悲伤缅怀之色。

    “虎爷,虎爷......”

    “黑虎哥......”

    几声关怀的呼唤声中,曹满,虎千斤和冷曼相互搀扶着蹒跚而来。

    三人看着段虎身前的这位男子,无不露出了惊喜和意外之色,虽然不知道来人的身份,但是能在危难关头救下了段虎,此恩此徳,每个人都记在了心中。

    段虎无力的摆摆手,“我没事,不用担心。”

    “虎爷,这位恩人是谁?”凑近后曹满率先开口好奇的问道。

    “他是我的师兄,猫哥。”段虎回道。

    猫哥?

    曹满眼珠一动,想起了段虎曾经夸赞过的那位本事高超的人物。

    “恩人,想不到你就是虎爷最尊敬的猫哥......”曹满激动的说着话,想要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秤砣,猫哥是你叫的吗?叫猫爷!再叫错,爷请你吃满汉全席。”

    曹满笑脸一滞,到嘴的赞美之词统统化为一片乌云,黑压压的带着闪电。

    靠!

    这人的脾气也太冲了吧?

    不就叫了声猫哥,至于翻脸乱吠,瞪眼歪嘴的吗?

    秤砣?

    你大爷的秤砣,比矮冬瓜还刺激人!

    爷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姓曹名满,外号耗子哥,是你曹大爷!

    还有,满汉全席是几个意思?

    别以为曹爷人土啥都不懂,一套满汉全席一百零八菜,精美绝伦,美味无比。

    请曹爷吃满汉全席?

    吃你姥姥,曹爷信了你的邪!

    一百零八老拳还差不多!

    从九锡虎贲出来的人没一个好货,什么满汉全席,什么九香十味爆炒火栗,说着好听,其实都是为了......

    揍人!

    信不?

    要不是曹爷看着你是虎爷师兄的份上,要不是看你能耐大点,要不是看在你赶走了血屠的情面上,要不是曹爷身体不利索......

    曹爷请你吃黄沙漫天飞,乌云盖苍莽,王八水中游,泥鳅草中爬......

    一天一顿,绝不带重复,重复我是你孙子!

    曹满在心里骂了个欢实,主要是太气人了,气得他心肝肺都有些不带劲,抽着发疼。

    “秤砣,小眼挺亮堂的,是不是在心里骂猫爷呢?”男子眼神一闪,曹满立马打个哆嗦。

    “哪,哪能呢?猫爷可是我们的恩人,感激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以怨报德呢?”

    曹满嘴里说着恭敬的话,心里......

    你妹!曹爷不骂你才怪!

    “小虎子,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吧?”男子转头问向了段虎。

    小虎子?

    噗......

    曹满忍俊不住,一口喷了出来,又怕激怒这位猫爷,当即又咳嗽了几声,装作一副痛苦的模样。

    虎千斤和冷曼也有些发傻。

    段虎是谁?

    那可是出了名的黑煞神,敢叫他小虎子,天哪!这位猫爷是有多么的牛掰?

    “喂!小虎子,老屁倌,你倒是出声气,死了还是魂丢了?”男子不耐烦的催促一声。

    老屁倌?

    噗......

    不仅曹满再喷,连冷曼都喷了。

    尼玛玛,还有更绝的吗?

    敢情这位猫爷就是个比萧祖公还祖公的祖公爷。

    能不能这么祖公?

    正常点好么?

    虎千斤没喷,不但没喷,脸色还有些不好看。

    段虎可是她的男人,虽然还没拜堂成亲,但事实就是事实,自家男人被叫做老屁倌,她这个做婆娘的会干?

    “猫爷,我是黑虎哥的爱人,叫虎千斤,这是曹满,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又叫耗子,这位是冷曼,我的好姐姐,也是耗子哥喜欢的对象,还有......”

    快速做完介绍后,虎千斤有些生气的说道:“不准再叫黑虎哥那啥倌倌了,否则我扇你大巴掌!”

    话声落下,全场顿时寂静无声,倒是周围的大火烧得挺旺,呼呼带着火声,掺杂着噼啪作响的木柴声。

    这一刻,不只是曹满和冷曼,就连段虎都干咽着口水,双眼发直的看着虎千斤。

    亲爱的阿妹,敬爱的阿妹,咱说话能不这么横,好么?

    有道是不看僧面看佛面,毕竟人家猫哥有恩于咱,即便说话有些不地道,低俗恶趣了些,但你总不至于张口就扇人吧?

    万一......

    对方被你气跑了,天晓得血屠逃远了没有,要是再折返回来,咋办?

    又或是这位猫爷心黑手狠,老弱妇孺照打不误,你看看,就我们这些个残兵败将,谁能保护得了你?

    半晌,气氛都是这么的凝固和压抑,忽然......

    “呵呵,想不到是弟媳,刚才怪我没注意,冒犯了弟媳,对不起。”男子歉意的开口说道。

    噗,噗......

    曹满和冷曼又喷了。

    尼玛玛,啥情况?

    画面要不要变得这么神速?

    虎千斤一听,当即感到一阵的尴尬起来,连忙打消了脸上的怒气,“没,没关系,我刚才也有些不对,不应该对你发火。”

    段虎长出一口浊气,看来这场无妄之灾总算过去了,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好像又苍老了不少。

    然而当男子再次开口的时候,虎千斤稍为平静下来的面容突兀又变得愤怒了起来。

    “忘了和弟媳说一声了,老龙寨的这把大火,是我烧的。”

    噗......

    咳咳......

    虎千斤......

    一对粉拳捏得嘎嘎爆响,眸子里的寒光堪比刀光,能一眼把人咔嚓了。

    段虎再也沉不住气了,要是不赶紧开口打个圆场,恐怕接下来这场全武行能把老龙寨的大火都给灭了。

    “猫哥,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这事......”

    男子摆摆手,“小虎子,猫哥的脾气你是知道的,说一不二,吐吐沫是个钉,我说老龙寨的大火是我放的,就绝对错不了。”

    呸!

    段虎心里怒呸一口,虎爷信了你的鬼!

    就你这翻脸不认人,瞪眼就干架的主,打认识你那会儿,就领教过你满嘴跑山炮的本事。

    你还说一不二?

    说给鬼听,鬼都不信!

    虎千斤柳眉倒竖,浑身栗抖的喝声问道:“你说老龙寨是你放火烧的?”

    “不错,为了能做到尽善尽美,我还特地加了点料,否则这么大的地方想一把火烧了,不容易。”男子不以为意的回道。

    闻听,虎千斤正欲怒暴,男子自顾自的又说道:“其实这件事我是征求过寨老和寨民们的意见,否则我闲着蛋疼,放哪门子的火呢?”

    大伙听后一阵凌乱......

    啥情况?究竟是啥情况!

    “猫爷......”虎千斤疑惑万分的开口道。

    “呵呵,你是弟媳,叫我猫哥就成。”男子笑道。

    曹满心里一阵......我去你个大草!

    “猫哥,你说你放火烧老龙寨,是寨老和大伙都同意的?”虎千斤不确定的问道。

    “可不是嘛,我听他们说你们准备举寨搬迁,既然要走,何必留下寨子便宜那些黑狗皮臭王八?不如一把火烧了干净,反正寨子是死的人是活的,回忆留在心中就好,等找到了新的地方,老龙寨不一样可以重建嘛。”

    这一解释,大伙都弄明白了,敢情这人看着刁钻,行事古怪,却古道热肠。

    “秤砣,来。”男子招招手,曹满立马挪了过去,挪的速度还挺快,蹭着地皮来到了男子身旁。

    “借个火用用。”

    借火?

    曹满一愣,他身上哪来的火?虚火倒是不少。

    不等反应过来,男子掏出一根火柴,对着他的糙脸一划。

    刺啦!

    火苗窜动一下,点燃了火柴。

    男子深深吸了口烟,随手把火柴弹到了远处。

    曹满......

    擦!拿曹爷穷开心呢?这里到处都是火,大火,小火,火河,火海......

    偏偏拿曹爷的脸当火柴皮,贼猫子,不是好货!

    “生气了?来,给你点补偿。”男子拿出了几只瓷瓶,交在了曹满的手中。

    “这些是......”看着手里的小瓷瓶,曹满有些发呆。

    “瓷瓶里有药膏和药丸,药膏外敷,药丸内服,可治疗外伤,也能祛除尸毒,否则就你们身上的这些伤口,过不了几日都要变活尸。”男子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谢谢猫爷,太谢谢你了。”

    曹满惊喜过望,刚想打开瓷瓶,却回想当初段虎的恶趣,不由得迟疑了起来。

    “放心,正宗的老字号云猫老药,味道清新,疗效极佳,和某些人拿出的臭药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似乎看出了曹满的迟疑,男子开口说道。

    “真的?”

    曹满一乐,连忙拔开瓶塞,果不其然,清新的药香扑鼻而来,沁入心脾,顿时全身感到一阵的舒畅。

    “猫哥,谢谢你的药,对了,你能给黑虎哥治疗一下吗?他......”虎千斤感谢的同时不免期待的问道。

    “他啊?”

    男子看了看满脸苍老的段虎,“他的事待会儿再说,我现在还有其他事要先处理一下。”

    “其他事?”虎千斤有些听不明白。

    “哼,别忘了,那具叫做血屠的小魑魅还在外面游荡着,不弄死的话,会继续害人的。”说完,男子脸色一冷,眼中寒光四溢。

    “可是猫爷,血屠早就跑了,你到哪找它去呢?”曹满好奇的问道。

    “放心,有猫爷在这,小魑魅跑不了。”

    曹满嘴角一抽,小魑魅?我说你还能再牛掰些吗?

    那可是凶残嗜血的血屠好么?

    我们四个人拧在一起都打不过,到你这成了小魑魅。

    情何以堪,叫人情何以堪?

    心里不服,但架不住好奇,曹满问道:“猫爷,你用什么法子能找到血屠呢?”

    “呱噪,一边数毛去。”

    一句话,曹满吃瘪,只是......

    数毛是啥意思?

    头毛,脚毛,腋毛还是体毛?

    男子迈步来到场地中央,随后拿出一只贴着黄符的木盒,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了一块鲜红的肉,随手扔在了地上。

    “太岁肉!”段虎目光一动,露出了诧异之色。

    “猫哥,这块太岁肉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机缘而已,可惜剩的不多。”男子回道。

    “虎爷,太岁肉是啥玩意?”曹满就像个求学好问的小书童,眨着眼睛发出了扑闪扑闪的小星星。

    “太岁肉是一种极为阴邪之物,这种东西对人非但没什么用,反而有害,但对阴尸邪祟却有着无比寻常的诱、惑,相传......”段虎解释着。

    不等说完,段虎神色一肃,说了声,“来了!”

    嗷......

    尸吼声飘荡在空旷的四周,巧妙的混入喧杂的火声中,让人难以分辨真实的方位。

    很快,一道黑影出现在了远处的火光中,尽管离着还远,但在场的每个人都能一眼认出,正是此前仓皇逃走的血屠。

    出现的血屠狰狞着丑陋的面容,似有犹豫,又有些疑惑,动作缓慢的靠近了过来。

    “有意思,小魑魅居然还能抵挡住太岁肉的诱、惑,看来并非是个无脑白痴,有那么点智慧。”男子轻轻说道,从容的话语看不出丝毫的紧张。

    血屠靠得更近了,但依旧徘徊在空地的四周,猩红的眼珠里闪烁着浓浓的贪婪,黏稠的液体不断从尖利的尸牙中渗出,拉成长长的黏线滴落在地。

    “猫爷,你的太岁肉似乎不那么灵光,这半天血屠都不肯过来。”曹满无心多嘴了一句。

    男子摩挲着下巴点点头,“有道理,难怪小魑魅迟迟不动,看来这块太岁肉时间搁得太久,已经不新鲜了......”

    曹满秃眉一耸,靠,原来是块馊肉!

    男子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太岁肉,低喃着:“必须加点料刺激一下小魑魅才行。”

    说完,男子把目光投向了坐地观看着的曹满,露出了一道和蔼的笑容。

    曹满忽地浑身一颤,心里感到有些纳闷,明明四周热得像火炉,无端端自己咋会感到一丝寒意呢?

    陡然间,眼前人影一晃,曹满身子一轻,已经被男子拎在了手中。

    “秤砣,乖乖听话,待会儿猫爷给你糖吃。”

    吃糖?

    曹爷不是毛娃子,不吃糖!

    曹满眨巴两下眼睛,没等弄明白对方的意思,身子腾空而起。

    嗖......啪!

    一老臀正正摔在了地上的那块太岁肉上,顿时,太岁肉被压得碎裂开来,鲜红的肉浆仿若浓稠的血水,染得曹满一腚都是红。

    曹满心里这叫一个丧气,揉着酸麻疼痛的老腚,一看手上沾着的血汁,尼玛,真好比女儿家来了大姨妈,里外一片红。

    “啥味儿?”

    曹满提鼻嗅嗅,呕......

    黄河决堤长江翻涌,吐了一个稀里哗啦。

    实在是太难闻了,腥,臭,腐,酸,馊......

    比当初掉粪坑里,比掉浆浆潭里的味道还恶心还熏人,强如曹满这般非人的抵抗力,也架不住太岁肉的那股味儿。

    嗷!

    正当曹满又吐又呕的时候,血屠猛的发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吼叫。

    咆哮的声浪高昂狂烈,夹杂着满腔的怒火和无穷的恨意,猩红的双眼怨毒的盯着曹满......

    血汁通红的老腚!

    紧接着身形一动,仿若下山的猛虎、出渊的亢龙,带出一股强劲的腥风直袭而来。

    这一刻曹满想死的心都有,眼看癫狂似疯的血屠渐渐充满在了他的视野中,突然间身后疾风掠驰,破空声响起。

    嗖嗖嗖!

    五道寒芒一闪而至,分别插进了血屠的胸口,尸血飞溅下,还在半空中的血屠仰面重摔在地,胸口上出现了五点闪烁着的赤芒星焰。

    “小魑魅,知道耽误猫爷时间的下场是什么吗?满汉全席!”

    冰冷的声音响起,男子晃身出现在了血屠的身旁,之后双拳抡开,膀臂晃动,一顿雨点般的拳影飞泻而下。

    撞击声,撕裂声,碎骨声,惨嚎声......

    络绎响起。

    片刻过后,男子收起了动作,像没事人一样拿着布擦拭着手上的污秽,脚下,血屠萎缩在地,在经历了极度狂暴的摧残后,仿若狂风暴雨后大地,满目疮痍。

    “秤砣,伸手。”

    目瞪口呆中的曹满这会儿也忘记了虎啸龙吟,本能的伸出了手。

    “这是梅子糖,带点酸味,你尝尝。”男子在曹满手中放下了一颗糖。

    曹满......

    你妹!曹爷是人不是狗,伸手,吃糖?

    吃你姥姥的烟熏大奶糖!

    “不吃糖就请你吃满汉全席。”

    满汉全席!

    看着像堆肉泥的血屠,曹满打一激灵,听话的把糖塞进了嘴里。

    吧唧,吧唧,咻......

    梅子糖真好吃,香脆清甜,还带着淡淡的酸味。

    “猫爷,还有吗?我想给小曼也尝一颗。”曹满自觉的伸手讨要着。

    冷曼脸颊一红,故意干咳一声。

    多大的人了,要糖吃?

    你不嫌丢人,老娘还拉不下那张脸呢?

    “不给,剩下的梅子糖我还要吃。”男子拒绝道。

    嗷,嗷......

    已经不成人形的血屠发出了一阵低哑的吼动,挣扎着扭曲的四肢想要爬起来。

    男子抬脚就是一下,咔吧!

    血屠脑袋一歪,脖骨断裂,即便这样,血屠不甘的挪动着身体,吊着一甩一甩的尸头挣扎着,怨毒的眼神比深闺的怨妇好要怨戾。

    “哟,小魑魅脾气还不小,猫爷挖了你的眼珠当灯点。”男子伸出了两根修长的手指。

    曹满恶寒暴涌,大爷的,这家伙究竟是人是鬼?咋感觉比鬼还凶呢?

    血屠......

    好可怜哦!

    曹满心里默默认同着自己的想法。

    “猫哥,先别动手。”忽然,虎千斤开口道。

    “弟媳有事?”

    虎千斤点点头,“我想讨个人情,把血屠交给我们来处置。”

    “小事情,弟媳喜欢的话,尽管去做好了。”男子退到了一边。

    虎千斤颔首一谢,转而对冷曼说道:“小曼姐,血屠交给你了。”

    “谢谢阿妹......”短暂的失神后,冷曼感激的看着虎千斤重重点了点头。

    点燃一根火把,冷曼脸色复杂的走向了依旧挣扎着的血屠,目光低垂,带着说不清的感情。

    眼帘中,那张臃肿糜烂、丑陋恶心的尸脸,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面容,消瘦刚毅,却带着一丝桀骜不驯之色。

    正是这张面孔,曾深深打动了冷曼的心扉,魂牵梦萦......

    也是因为这张面容,令她痛不欲生、悲苦绝望......

    该结束了,所有的一切都该结束了。

    冷曼温柔的放下火把,动作轻缓柔弱,就像是在轻抚着爱人的脸庞一样,是那样的柔情那样的怜爱。

    呼......

    火光涌动,在一声声凄惨的咆哮声中,血屠扭动着尸躯化为了火球。

    泪水模糊了冷曼的双眼,顺着面颊无声的滑落下去。

    “小曼。”

    不知何时,曹满站立在一旁,轻轻握住了那双微微颤抖着的柔夷......

    “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唉,痴男,怨女......”

    男子摇摇头,转头看到了依偎在段虎身旁的虎千斤,“又是一对野鸳鸯。”

    “小虎子,恭喜恭喜,老树发芽,铁树开花,不知啥时候来个一树梨花压海棠,满园春色落地呱呢?”

    “猫哥,你就别寒碜我了。”段虎苦笑一声。

    就自惨兮兮老巴巴的老样,落地呱?

    蛤蟆都不呱!

    虎千斤羞红着脸往旁边挪了挪,很快又问道:“猫哥,求你看看黑虎哥的伤势,他......”

    男子摆了摆手,随后伏下身子,探二指搭在了段虎的脉搏上,片刻后又检查了一下段虎的身体......

    “唉......”男子轻叹一声站了起来。

    “猫哥,黑虎哥他还有救吗?”虎千斤着急的催问道。

    “弟媳,如果小虎子只剩下半年的性命,你还会和他在一起吗?”男子不答反问道。

    “我不会离开他的,哪怕只剩下一天,我也会守在黑虎哥身边。”虎千斤不假思索的答道。

    男子微微一笑,“小虎子,运气要不要这么好,点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姑娘,居然被你小子薅了,相信你家爹娘的在天之灵终于可以安息了。”

    段虎神色一动,“猫哥,你是说我的伤势还有的斡旋余地?”

    “因此我才会说你的运气要不要这么好,不过......”

    话锋一转,让正激动着的大伙心里就是一突。

    “想要彻底治愈是不可能的,而且期间的过程也格外艰辛,吃苦头是免不了的,把握嘛,一半的一半。”男子又说道。

    “有一半的希望就行,猫哥,我这条命交给你了。”段虎想都没想便答应了,看得出,在他眼里是多么的信任对方。

    “那就好。”男子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天要亮了,我们也该动身了。”男子说道。

    “猫爷,我们这是要去哪?”曹满上前问道。

    “我们是指我,小虎子和弟媳,跟你和你那口子没关系。”男子淡淡的说道。

    “怎么能没关系呢?虎爷是我的兄弟,阿妹是我的干妹妹,他们去哪,我和小曼也要去哪。”曹满不高兴的回道。

    “呵呵。”男子一笑。

    曹满耸眉,呵呵是几个意思?

    “我家庙小,容不下大佛,还有,我这人喜欢清净,二位还请自便。”

    这是在下逐客令。

    “何况,这期间不容外人打扰,否则一旦出了闪失,小虎子可就真成了翘腿的老屁倌了。”

    曹满气憋,“不行,你这是强行要把我们分开!”

    “那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我再提醒一点,救人可非儿戏,你要是真的关心小虎子......”

    男子微微沉吟了一下,“十年,如果他的病能好,十年后就在这,你们再见就是。”

    曹满纠结万分,但是一想到段虎的伤势,他闷沉的叹了口气,“那十年后要是没见到呢?”

    “那你就帮他烧些元宝蜡烛,免得在下面受冻挨饿。”

    曹满攥紧双拳,心里一阵......卧槽!

    “对了,有位姓刘的老倌托我给你捎句话。”

    “我干爹?他还好吗?他让你给我捎什么话?”曹满心急的问道。

    “他说他还指望着你给他养老送终,还有,狗肉馆可不能歇业,手艺一定要传下去......”

    听着男子的话声,曹满渐渐松开了攥紧的拳头,对啊,咋把干爹的事忘了呢?

    当初的这份承诺并非信口胡诌的,曹满是真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看来,真的是要到别离的时候了......

    十年,不过十次春去秋来,不过十载匆匆岁月,但......

    人生有几个十年,又有几次沧桑?

    “虎爷,阿妹......”曹满哽咽了起来。

    段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保重。”

    “你也要保重。”曹满鼻子发酸,泪珠子不断在眼眶里打着转。

    一旁,即将分别的冷曼和虎千斤抱在了一起,湿红着眸子都哭成了泪人。

    曹满强忍着伤感,转头问向了男子,“猫爷,我忘了问你叫什么名字了。”

    “我叫猫烨。”

    说话间,男子把头上的毡帽取了下来,满头的银发下露出了一张清瘦而又白净的面容,周正的五官,额间淡淡的皱纹昭示着岁月留下的风霜,深邃的眼睛幽幽泛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沧桑。

    看得出,男子在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十分帅气英俊的小伙。

    曹满......

    我去,长相倒是挺有味道,却是个老白脸,还是个白发的老白脸,一样是老倌倌。

    猫爷?

    这是真名吗?

    不想说就别说,曹爷才不稀罕知道你的真名。

    敢情,曹满把猫烨听成了猫爷,还以为对方是在故意捉弄他一样。

    现在挺好,段虎因为过度衰老,黑发变白发,猫烨也是一头银发,只是他的这头银发是如何来的,外人不得而知。

    师兄弟并排一站,好么,一对儿白头翁。

    按照猫烨的说法,就叫做一对儿老屁倌!

    曹满想笑,却又笑不出来,离别的哀愁仿若阴霾的秋雨,淡淡浓浓,凄凄凉凉。

    “秤砣,还有件事我要和你说一下。”

    猫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明亮的目光闪烁个不停,直勾勾的看向了曹满身后的背包。

    “啥,啥事?”

    曹满敏感的察觉到了对方目光中的不怀好意,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也不是啥大事,猫爷出手向来不会空手而归,你看是不是该意思一下?”猫烨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

    曹满懂了,敢情对方是想要钱,不过想想倒也合情合理,毕竟不能让人家白帮忙一场不是?

    “多,多少?”

    猫烨笑得更亲切了,目光扫了扫背包后,伸出了两根指头,“不多,就两个小金人。”

    “啥?小金人,还俩?”曹满一愣,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没错,就是两个小金人。”猫烨重复了一遍。

    擦!

    这是要钱吗?

    这是分明讹钱,光溜溜的讹钱!

    曹满吞咽一口吐沫,心肝发颤的问道:“猫爷,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猫爷从来不开玩笑。”猫烨保持着亲切的笑容。

    “那我问你一句,为什么费用会这么贵?”曹满泪花都快急出来了。

    猫烨眉梢微微一挑,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费用包括我转移了老龙寨的寨民,还帮他们烧了整个寨子,之后帮你们出手打小魑魅,给你们的云猫老药,治疗小虎子的医药费,以及被你一老腚坐碎的太岁肉和给你吃的那颗糖......”

    猫烨如数家珍般,把费用一件件一样样算了个清清楚楚。

    曹满听得几乎喷了老血。

    其他事他想的通,可那块太岁肉分明是你这贼猫陷害曹爷,故意耍的诈,还有那颗梅子糖......

    我去,见过小气的,没见过你这么抠搜的,一颗屁大点的糖都要算钱,你咋不算算曹爷屁股开花、里外一腚红的损失费?

    曹满憋闷咆燥,有心不想给,可他敢吗?

    “这个......”

    “猫爷,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都不容易,你看我这趟出生入死,总共也就捞了三个小金人,这可是老命钱,你总不能忍心要去俩吧?”曹满好声好气的商量着。

    猫烨脸上的笑容渐冷,“秤砣,知足吧,这个价格已经是打过折的,否则别说两个小金人,三个都给我也不够。”

    见曹满哭丧着脸,猫烨又说道:“没法子,猫爷也挺穷,特别是后期治疗小虎子的费用......”

    猫烨打声哀叹,“唉,穷啊!”

    曹满含着泪点点头,曹爷一早就看出你是个穷飕飕,否则干嘛要戴着顶破毡帽?

    可你再穷,有曹爷穷吗?

    瞅瞅,一身破衣烂衫还没袖子,裤裆大洞连着小洞,白腚都能看见,不,现在是红腚!

    曹满千不舍万不舍,最后在肉痛万分心疼千层的心情下,掏出了两个小金人。

    拿着小金人,猫烨脸上的笑容又鲜活了起来。

    “小虎子,弟媳,开路,我们回家!”

    这时候,灰沉沉的天空渐渐翻亮了起来,鱼肚东方,散尽阴霾,碧空如洗,万里晴明。

    老龙寨的大火也终于熄灭了,焦黑的废墟上冒着袅袅的青烟,就像带着寂寥的哀愁,在初晨的徐风中飘荡散去,用那呜呜的风声低诉着曾经的一切......

    当吐露的朝阳散发出了点点的金辉,曹满拉着冷曼的手,静静地目送着段虎三人缓缓消失在了泪水模糊的视野中。

    十年......

    十年后,我们也许还能再相见吧!

    千语百结终有别,此去天涯各一方。

    他年故土再聚时,洒泪相守莫相忘。

    ......

    ......

    xb1806091{太}{悠悠}小说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把书籍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